http://www.ythbjt.com

外国童话作品睡前故事600字

  外国的童话作品中有哪些故事,外国童话里有哪些故事,童话大师外国的童话小故事,外国好的童话小故事在线读,童话大师外国的童话故事,外国童话中人物有哪些。外国童话作品睡前故事600字
  一、幼儿童话小故事:外国童话故事外国童话作品睡前故事600字
  据说从前有两姐妹,一个是侯爵夫人,而另一个命运却很悲惨。侯爵夫人生下一个丑陋的女儿,而另一个有三个女儿,都自食其力。一天,她们没钱一交一房租,因此都被赶到了街上。侯爵夫人的一名男仆从那里经过,把这事告诉了主人,这个可怜人再三说情,终于说服侯爵夫人收留她们,儿童视频故事,让她们住在正门上面的阁楼里。晚上,姑娘们借一盏提灯的光干活,以节约她们的灯油。   但在她们那个专横的姨一妈一侯爵夫人看来,这也是一浪一费,于是让人把提灯灭掉了,这样姑娘们只能在月光下纺线。一天晚上,最小的妹妹决定一直干到月亮下山。月亮渐渐落下,而她边纺线边跟在后面走。她就这样走呀纺呀,遇上一场暴雨,于是躲进一座破旧的修道院。   在修道院里,她遇到十二名修士。“你怎么会在这里,孩子?”他们问她,于是她讲了自己的身世。   最老的一个修士说:“你会变得更加美丽。”   第二个说:“你梳头时,会从头发里掉出珍珠和钻石。”   第三个说:“你洗手时,会洗出小鱼和鳗鲡。”   第四个说:“当你说话时,口中会落出玫瑰和茉莉。”   第五个说:“你的两颊会变成红苹果。”   第六个说:“你干活时,刚一动手,工作就完成了。”   他们给她指了路,并告诉她在半路转身。她一转身,就变得如一颗星星般灿烂。回到家,她第一件事就是拿一个小盆,把手浸在水里。于是出现了几条鳗鱼,蹦蹦跳跳的仿佛刚打上来。一妈一妈一和姐姐非常惊奇,让她讲述了一切;她们为她梳头,收集起掉出来的珍珠,给做侯爵夫人的姨一妈一送去。   侯爵夫人立刻问清楚了是怎么回事,然后便想起把她的女儿派去,因为这个女儿确实需要变漂亮一点。她让女儿在一陽一台上坐了一一夜,等月亮西垂,便命她跟在后面。   女孩找到了修道院和里面的十二个修士,他们立即认出她是伯爵夫人的女儿。最老的修士对她说:“你会变得更加丑陋。”   第二个说:“你梳头时,会从头上掉出许多条蛇。”   第三个说:“你洗手时,会跳出许多绿蜥蜴。”   第四个说:“你说话时,会发出一股股恶臭。”   然后,他们把她赶走了。   侯爵夫人正焦急地等着她,当见到她比以前更加丑陋时,几乎晕了过去。她让女儿讲述事情的经过,而她说话时发出阵阵恶臭,夫人又几乎死过去。   与此同时,漂亮的表妹坐在门前,而一位国王正巧经过。见到她,立刻一爱一上了她,并向她求婚。做侯爵夫人的姨一妈一同意了。她出发到这位国王的国家去,侯爵夫人作为最尊贵的亲戚随行。到了一个地方,国王走在了前面,以便去准备在王宫里的会面。他刚一走远,侯爵夫人便抓住新娘,取了她的眼睛,把她关在一个山洞里,而让自己的女儿上了车。   当国王看见从车里出来了丑陋的表姐,身着新娘礼服,吓了一跳。“这是什么意思?”他轻声问。女孩想回答,但他闻到一股令他恶心的臭味。侯爵夫人开始解释说新娘在路上中了邪,变丑了;但国王一个字也不信,他把两人都关进了监狱。   再说那个失明的可怜姑娘,她开始在山洞里呼救,一位和蔼的老人从那里经过,听到了她的声音。老人看见她处境如此悲惨,便把她带回自己家,并用筐装满了珍珠、钻石、玫瑰、鳗鱼和茉莉。他带着这些东西来到国王的一陽一台下。   “跟他说,”姑娘已经告诉他,“把这些东西卖给他,但要以眼睛一交一换。”   侯爵夫人立刻叫住老人,给了他一只从外甥女那里取来的眼睛,拿去了所有美丽的玫瑰,以便让国王相信这是她女儿吐出来的。老人把眼睛带给姑娘,而姑娘把它重新装上。   第二天,老人带着另两大筐东西回去:侯爵夫人想说服国王相信,她女儿继续在弄出鳗鱼和茉莉,于是立刻又付了另一只眼睛。但国王不容他人欺骗,因为每当他接近那女孩,都闻到相同的臭味。   现在,漂亮的表妹已经复明,又可以刺绣了。她绣了一块呢绒绸缎,上面绣上自己的肖像。她让老人把绸缎挂在国王宫殿所在的广场上,好像要出售。国王从那里经过,见到了绣在上面的肖像,不禁一惊,询问老人这是谁绣的。老人向他讲述了一切,国王于是派人把姑娘接到王宫,烧热一口大锅,把侯爵夫人和她的女儿都放了进去。随后,便和王后过着幸福的生活。   (拉古萨省)   二、幼儿童话小故事:经典童话故事   一个商人有三个女儿,他为了生意上的一些事要外出。他对三个女儿说:我走之前,要送你们每人一份礼物,我想让你们高高兴兴留在家里。告诉我,你们都想要什么。   姑娘们想了想,最后说想要金线、银线和丝线。商人买来了这些东西,叮嘱她们乖乖地待在家里,就出发了。   三姐妹中最小的叫做吉丽科科拉,她最漂亮,两个姐姐一直很嫉妒她。父亲离开后,大女儿拿了金线,二女儿拿了银线,而把丝线留给了吉丽科科拉。晚饭过后,姐妹三人都做到窗前纺线,行人朝上面看着这三个姑娘,逐个对她们品头论足,大家的目光总是盯住最小的姑娘。夜幕降临,月亮从天空经过,她望着窗口说道:   纺金线的姑娘美丽,   纺银线的姑娘更美丽,   但纺丝线的姑娘胜过她们两个,   不论美丑,姑娘们晚上好!   听到月亮的话,两个姐姐气不打一处来,她们决定跟小妹妹交换各自使用的线。第二天,他们把银线交给了吉丽科科拉,晚餐后又在窗前纺起来。天一黑,月亮又出来了,说道:   纺金线的姑娘美丽,   纺丝线的姑娘更美丽,   但纺银线的姑娘胜过她们两个,   不论美丑,姑娘们晚上好!   两个姐姐满腔愤怒,对吉丽科科拉冷嘲热讽,尖酸刻薄,可怜的吉丽科科拉只能默默的忍受。到了第二天下午,三个人又坐到窗前纺线,这次他们把金线交给了吉丽科科拉,想看看月亮会怎么说。没想到,月亮一露头,便说道:   纺银线的姑娘美丽,   纺丝线的姑娘更美丽,   但纺金线的姑娘胜过她们两个,   不论美丑,姑娘们晚上好!   这一回,两个姐姐已经根本无法忍受见到吉丽科科拉了,他们抓住她,把她关进了楼上的谷仓。可怜的姑娘一个人孤独地在谷仓里哭着,月亮用它的光线打开了窗户,对她说:跟我来。然后,拉起她,带着她离开了。   第二天下午,只有两个姐姐坐在窗前纺线。到了晚上,月亮又出来了,说道:   纺金线的姑娘美丽,   纺银线的姑娘更美丽,   但我家的那位姑娘胜过她们两个,   不论美丑,姑娘们晚上好!   两个姐姐听到这话,立即跑上谷仓一看,吉丽科科拉早不在了。她们派人请来了一位女占星师,让她算算小妹在哪里。女占星师说吉丽科科拉现在在月亮的家中,过着从未有过的舒适的生活。   我们怎样才能除掉她呢?两个姐姐问。   交给我办吧。女占星师说。然后,她乔装成一个吉普赛女郎,来到了月亮的窗下,大声叫卖着她的货物。   吉丽科科拉实在太喜欢这些发针了,就让女占星师进了家门。让我给你在头上插上发针吧。女占星师说这,把发针插一进了吉丽科科拉的脑袋里,吉丽科科拉立即变成了一尊塑像。女占星师逃回两个姐姐那里,向她们讲述了这一切。   月亮绕着地球转了一圈后,回到了家,看到变成一尊塑像的姑娘,不满地说:我告诉过你不要放任何人进来,可你就是不听,你也只配就这样待着。但随后,她又同情起姑娘来,从她头上把发针拔了出来。吉丽科科拉又向以前一样活了,向月亮保证再也不放任何人进来了。   过了不久,两个姐姐又去找女占星师,问她吉丽科科拉是不是永久地死了。女占星师翻了翻她的魔法书,说她也不明白是发生了什么事,那个姑娘又健康地活着了。两个姐姐又请求她再去干掉小妹,这一次,女占星师带着一小盒梳子来到吉丽科科拉的窗下,姑娘看到这些梳子,实在无法抗拒,就把卖梳子的妇人叫进家里来。但刚把梳子放在头上,她又变成一尊塑像,女占星师逃回两个姐姐那去了。   月亮回到家,发现姑娘又变成了一尊塑像,心里很火,对这姑娘大发脾气。但她发完火后,又原谅了姑娘。她把梳子从姑娘的头上取下来。姑娘又活了,不过,要是在发生一次,我就让你这么死着。月亮说,吉丽科科拉保证以后一定不会。   但是两个姐姐和那个女占星师又怎么会放过她呢!女占星师带着一件刺绣的衬衫又来叫卖了,姑娘从没见过这么美的衣服,心里喜欢极了,抑制不住要试穿一下。但刚把衣服穿在身上,她就变成了塑像。月亮回到家,这一次她什么也不想说、什么也不想问了,她叫来一位烟囱清洁工,只收了三文钱,就把这么美的一尊塑像给卖了。   清洁工把这尊美丽的塑像捆在驴子的驮鞍上,在城里转着,一个王子发现了它,一下就一爱一上了它。王子按金价买下了塑像,带回了自己的房间,看了一遍又一遍,喜一爱一不已;每当她出去,就把门锁好,因为他只想自己一人欣赏这尊塑像。但王子的姐妹们,因为要参加一个盛大的舞会,很想照着塑像穿的衣服做一件一模一样的,趁哥哥出去,她们用一把自己配的钥匙打开了门,进了哥哥的房间,想要脱一下塑像穿的那件衣服。   衣服刚被脱一下来,吉丽科科拉就动了起来,复一活了。王子的姐妹差点被吓死,但吉丽科科拉向她们讲述了自己的遭遇。于是他们把她藏在一扇门后,等着王子哥哥回来。王子回来是看见塑像不在了,万分绝望,但没想到,从门后跳出了吉丽科科拉,向他讲述了发生的一切。王子马上带着她以新娘的身份拜见了父母。他们很快就举行了婚礼。吉丽科科拉的两个姐姐从女占星师那里了解到这一切,当即气死了。   (波诺尼亚地区) 外国童话作品睡前故事600字
  三、幼儿童话小故事:著名童话故事   施了魔法的舌头   这里,有一个孤独的少年。   他穿着又肥又大的白衣服,戴着白帽子,呆呆地坐在店里的柜台前。   他的名字叫洋吉。   就在一星期前,他成了这个餐馆的主人。那是由于根本不希望的、意想不到的不幸——   是的,一星期前,洋吉的父亲去世了。父亲有的东西,应该遗留给儿子,这街角的西餐馆,就成了洋吉的东西。   但可悲的是,父亲的手艺却一点也没有留给他。   他做的煎鸡蛋卷,象压坏的拖鞋。   他做的牛排,象旧抹布。   要说他做的咖喱饭,那只是辣,却一点味道也没有。   他本来不太懂什么是味道。   总之,他年轻,更何况他非常懒。   无论哪家西餐馆,对味道都有秘密,可这座店的味道秘密,洋吉终于没能知道,就跟父亲离别了。   因此,洋吉现在,穿戴着父亲用过的白帽子和白衣服,考虑着今后应该怎么办。   厨房的钟,敲了半夜的十二点。   独自一人呆在暗夜里……但是,洋吉没哭。这一个星期来,他深深知道哭也没用。   许多厨师和仆人,陆续不干了,都没有忘记领取最后的工钱,而且,留下这样分别的话:   “干脆把这店卖了算啦,因为对您来说,实在是太勉强了。”   玻璃门在风中吱吱颤一抖。窗户那边,隐约传来枯叶在步行道上舞动的声音。   “啊啊啊,一切都完啦!”   洋吉发出沉重的叹息。   这时,突然后边有这样的声音:   “干吗垂头丧气的?”   洋吉吓一跳。   “是谁?”   他战战兢兢地回过头去,只见一个小人,露出滑稽的脸色,站在那里。   小人白帽子白衣服,也是厨师的打扮。   “你从哪儿来?”   洋吉不住地打量小人。   “我呀,从地下室来。”   小人高声快活地说罢,指着厨房角落进入地下的阶梯。   “噢——”   洋吉大张开嘴,点了点头。他小时候似乎听父亲说过,家里的地下室,住着奇异的小人……于是,他抢先说:   “啊,是吗?这么说,你也要搬到别家的地下室去啦?”   小人蹦地跳上洋吉旁边的椅子,叫道:   “岂有此理!”   那小小的眼睛,显得十分忠实而且认真。   “忘掉故去的主人的恩情,竟然要搬走,真是岂有此理。”   “恩情?”   “是嘛,我呀,在地下室看守了三十年,领到的奖品,是出色的美食呀。”   洋吉“嗯嗯”地点头。这西餐馆的地下室,是食料的仓库。   和土豆、洋葱一起,父亲做的腌制品、熏制品、调味汁、果酱和酒,都在那里藏了好多。   尤其那调味汁和果酱的味道是特别的。   这家西餐馆,连那么席位的东西都考虑周到,受到顾客的好评。而且,这店的味道秘密,父亲象开玩笑一样地讲过:   “家里有一个味道地小人嘛。”   啊,这就是那个味道的小人。   洋吉瞪大眼睛,死死盯着小人。一会儿,心里有点开朗了。   如果能有小人,将来也许会干点什么。   “喏,你能帮助我吗?”   洋吉问。   “嗯嗯,嗯嗯,当然帮助您。”   小人点了几下头后,忽然,用严厉的声音说:   “不过,您懒惰可不行!”   洋吉心里咯噔一声,想道:这家伙,凭你这么小,居然什么都知道。于是,他低下头,结结巴巴地嘟哝道:   “因、因为,我没有爸爸那样漂亮的手艺。”   “喝!您说是手艺?”   “是,是做菜的手艺啊。那恐怕是天生就会的,我怎么练一习一也不成。”   小人轻蔑地扭过身一子。   然后,他慢慢地,象劝告似地讲道:   “怎么样,哥儿?重要的不是手艺,而是舌头哇。厨师凭一条舌头就能成功。”   “舌头?”   “对。吃一口别家的菜,马上就会知道那里面放进了什么。有了这样一枚出色的舌头,那就足够啦。”   “……”   “去世的主人的舌头是出色的。您是他的儿子,肯定也会有好舌头。哎,让我瞧一瞧。”   小人跳上旁边的桌子,看着洋吉的嘴里边。没有办法,洋吉伸出了舌头。小人费了很长时间看完洋吉的舌头。脸色显得十分一陰一暗。   “唔——这是与众不同的坏舌头。”   小人嘟哝着。洋吉悲哀了。   “那……还是把这店卖掉吧……”   小人猛烈地摇头:   “不,不能那样做。这店的味道消失了是可惜的。”   然后,小人想了一会儿,突然抬起脸,果断地说:   “喏,哥儿,您要能遵守我的规定。我就给您的舌头施上魔法。”   “噢——”   洋吉险些从椅子上滑一下来。   “那样的事,能办得到吗?”   “嗯。施了这魔法,您的舌头会变成顶好的。比去世了的主人的舌头还要出色。”   “哼。”洋吉的眼睛逐渐发亮。   “那,求你办一下!”他喊道。   “那么,您能遵守我的规定吗?”   小人叮问一句。   “是什么规定?”   “从今以后,您要拼命学一习一爸爸的味道。”   “那太容易啦!”   洋吉答道。   小人点点头,从兜里拿出一片树叶。它又圆又小,很象蔷薇的嫩叶。   “哎,闭上眼,张开嘴。”   洋吉提心吊胆地张开嘴。舌头有点颤一抖。   “没什么,用不着害怕。”   说着,小人把树叶轻轻放在洋吉的舌头上。   一瞬间,洋吉觉得凉凉的,好象放上了冰片……小人呜噜呜噜地念起不明意义的咒语。   一会儿,当小人的声音猛地中断的时候,洋吉舌头上的树叶完全消失了。   “好,完成啦!”   小人蹦地从桌上跳下来,接着,把洋吉领到烹调室,尖声说:   “哎,打开那边的锅看看。”   锅台上,滚放着一星期前的咖喱饭的脏锅。   “这是主人做的最后的咖喱饭。您一舔一一口试试。”   洋吉打开锅盖,轻轻一舔一了一下粘在锅底已经干了的咖喱饭。   “……”   洋吉直翻眼珠。   “怎样?”   小人笑眯眯地问。洋吉只答了一句:   “了不起的味道!”   实际上,洋吉觉得现在才真正懂得了父亲所做咖喱饭的味道。接着,他正确说出了放进的咖喱饭里的作料:   “姜,蒜,肉桂,丁香,还有……”   “一点不错!”   小人翻了一个筋斗。   “哎,赶紧做一做试试。”   洋吉点点头,急忙动手干起活来。   夜半地西餐馆,充满了咖喱饭的气味。小人哼哼的歌,食器的声音,在热闹地响着。   做好的咖喱饭,小人面孔严肃地尝了,然后点点头,用老师一般的口气说:   “行。这样,您肯定什么都能做得好。那么,您今天晚上充分休息一下,明天到地下室来吧。那里,您爸爸做的食物还有好多。主人的味道是难学的。您那出色的舌头,恐怕也有不容易弄懂的东西。不管怎样,您要拼命学一习一,成为这店出色的主人吧。”   洋吉点一下头。他想拼命干。   “明天一定要来呀!”   小人叮嘱一句,静静地走回地下室。   第二天。洋吉从长长的睡眠中醒来时,已经将近中午了。   今天的太一陽一,仍然光辉灿烂。   “啊,真是好早晨。”洋吉嘟哝着。   这样的日子,他真想坐在公园的草地上弹一天吉他。   但在早晨漱口时,他想起那小人的约定。   “地下室吗?哼。”   这样明亮的日子,却要下到那发霉气味的地下室,怎么想也不愿意。因为那里,总是黑黑的,冷飕飕的。   “大白天的,不能到那样的地方去。”   然后,他慢慢地这样想:   (首先,是吃早饭。今天,到别家西餐馆去吃好吃的东西吧。因为这一个星期,没吃到象样儿的东西。)   他一模弄裤兜,大约有五枚一百日元的硬币。   “好,既然要去,就上高级西餐馆。”   洋吉甚至狂妄地系上领带,头上抹满了油。这样,他跳出了店。   在大街上走了一会儿,有条到地下道去的石阶梯。从这儿下去,就是地铁的车站和耀眼的地下街。随着吹上来的风,传来地铁发出“嗡——”的声音。洋吉跑下石阶梯,在地下道一个劲地走。   在水果店兼吃茶店的旁边,有一家大西餐馆。   “是这儿,是这儿。”   洋吉三步并作两步地走进店里。很久以前,洋吉曾和父亲到这里来过。   “咱家是第一流,这儿也是第一流,可这店里还有独特的味道。”   父亲曾经说过这样的事。   坐在白桌子前,把餐巾摊在膝上,洋吉的心情有点沉稳了。   不过,那只是在他尝了端来的饭菜之前。把一匙粘糊糊的玉米汤放在舌头上时,洋吉深深地点头。   “嗯,知道啦!”   他的声音响彻店中。仆人吃惊地看着这边。但洋吉已经忘乎所以了。   (知道罗,知道罗,全部知道罗!)   他一口气喝完汤,调出西餐馆。   (知道罗,这家汤的味道!)   确实,小人的魔法发生作用了。简直是特别见效。   跑回自己的店,洋吉就动手做起刚刚喝过的汤来。   使用完全同样分量的材料,做成完全同样的味道。真是了不起。   “啊,即使是我,也能做呀。”   这时,洋吉把那个小人的事,把地下室的事,就象昨天的梦一样忘掉了。   厨师凭一条舌头就能成功,小人的话是真的。   洋吉用施了魔法的舌头,陆陆续续地,到别家西餐馆去偷味道。   为了这个,不论往返要花费六个小时的城镇,不论地上三十层的旅馆,他都要去。洋吉那出色的舌头,对多么珍奇的香料,隐藏得多么小的味道,都能完全尝出来。   洋吉制作了自己店里的惊人菜谱,然后雇了仆人、女招待员和会计。   洋吉的西餐馆兴隆了。   这样,一转眼之间,过去了十年。   洋吉成了大人,是第一流西餐馆的杰出主人,舆论认为,比这家更好吃的西餐馆,哪儿也没有。   当然如此!   以为他把别家最好的味道,全都偷来了嘛。   现在,洋吉再也想不起那悄悄地睡在地下室里的“父亲的味道”。   这十年间,他自己一次也没有去过地下室。   一天晚上。   洋吉的店里,来了一个竖着黑大衣领子,模样有点贫困的男人,吃了一盘夹心面包。这位顾客要付款回去的时候,说了这样的话:   “跟你主人说说。这儿的饭菜虽然好吃,可是,我的店比这儿更好吃。”   “哦?”   会计直眨眼。男人接过找回的钱,深戴帽子,消逝在黑暗的大街里。   “主人……”   会计跑到厨房,把这件事告诉了洋吉。   “咦咦,还有更好的店?”   洋吉停住干活儿的手。   以后过了大约三天,那顾客又来了。仍然是黑大衣黑帽子,吃一盘夹心面包,回去时,说着同样的话:   “跟你主人说说。这儿的饭菜虽然好吃,可是,我的店比这儿更好吃。”   这些话,洋吉早在后边听清了。洋吉自己也穿上大衣,戴上帽子,做好外出的准备。   推开玻璃门,黑大衣顾客往外走。那背后,还有一个穿黑衣的洋吉在跟着。   “喀、喀、喀……”   没有行人的林荫道上,响着男人鞋的声音。   (到底是哪一个店呢?)   男人走向地下的石阶梯。   (哦,是要坐地铁呀。)   但是,顾客什么车也没坐,急步走进地下街。   地下街——从孩子时候起,洋吉就喜欢这儿。这儿,无论什么货物,都显得光辉灿烂。什么都象是高级品,很新奇。   地下街上,今天也是闪闪发光地排着装饰得漂漂亮亮的商店。   点心,水果,西服,伞,钟表,鞋,帽子,还有冰淇凌商店。按理说,这儿应该是地下街的尽头,少年时期,洋吉总是在这儿吃过软冰糕才返回去。   不料,怎样了呢?一段时间没来,地下街却扩展到了尽那边。   一开始,洋吉以为那里准有一面大的镜子。没想到,那黑大衣男人却快步走进镜子里。   “嗯。一段时间没来,这儿已经扩大施工啦。”   洋吉的自言自语里混杂着叹息。   都市真是了不起的地方。不知不觉之间,地面底下会形成一条商店大街。   新的地下街市,更明亮,更华丽,闪光的石头地板,伸展个没完没了。   男人走到花店的拐角处,就向右拐了。他一次也不回头。好像是带发条的偶人,总用同样的步调走。   接着,在面包店那里,又向右拐弯儿,走一会儿,又向右,再向右。拐了多少弯儿了呢?似乎走了地铁一站那么远的路。   正走得挺累,突然,男人的身影在洋吉的眼前消失了。   (啊?)   洋吉慌了。向四周看去,只见尽头的地方,也就是说,新地下街最里边,有一家小小的西餐馆。   (嗯,是这里。)   洋吉推开沉重的门。   店里响着低低的音乐声。桌上点着小小的红色煤油灯,是个小而整洁,令人舒适的店。   (使人印象相当好的店哪。)   洋吉来到角落的桌前。天花板,墙壁,都是没有经过加工的原样混凝土,显得十分陈旧。   但是,它又装饰得很风趣。要说墙上的点缀,只有一把旧吉他。   “您来了。”   端上了盛着水的杯子。   也许是由于时间太晚,店里很静。只有一个女招待员,在稀疏的顾客之间动来动去。   刚才的男人怎样了呢……洋吉转着眼珠找,明明进了店里的男人,却连影子也看不到。   (哎,那种事,怎么都行。我只要偷来味道就行啦。)   靠在椅子上,洋吉等着端来夹心面包。   一会儿,端来了大盘子,里面盛着漂亮的夹心面包。洋吉赶紧一抓起一个,接着,瞪圆眼睛。   他头一次尝到这么丰富的味道。   “的确好吃!”   尤其是果酱和泡菜的味道特别。   “唔——是上等的!”   然而,洋吉的舌头更为上等。他马上知道了,果酱里放进了什么和什么,泡菜里加进了什么。   “好,好,全知道啦。”   他点了好几次头。   (不管你多么自豪,这店的味道,已经是我的啦。)   忍住涌上来的好笑,洋吉高高兴兴地出了店。   不料出外一步,就不知道回去的路了。刚才自己是从哪儿来的也想不出。   不但不明方向,地下街市简直就是迷宫,无论哪一家商店,全是玻璃。店员都是一样的支付,甚至看来面孔也都一样。而且,白色的荧光灯,只会呆呆地发亮。   “来时,拐过面包店,还有一个花店哩。”   洋吉穿过小小商店一胡一乱走起来了。   可是,不管怎么走,花店和面包店也没有出现。走得正累,他突然听到地铁“嗡——”的声音。   猛一注意,眼前是熟悉的冰淇凌店……   “呼——”   实际上,这时的洋吉,早已急出了汗。   当天的深夜。   洋吉独自一人在厨房。急忙做刚才的果酱和泡菜。   “那确实是……”   他闭上眼睛。每次回忆味道,他总是这样的。   “那确实是红辣椒,薄荷叶,还有……”   但今天是怎么回事呢?明明知道得那样清楚的泡菜分量,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红辣椒加上薄荷叶。一点白糖,一小撮盐。白一胡一椒?不,好象没加上它。唔——今天是怎么啦?”   洋吉把这些都归咎于地下街市。由于过于迷路,舌头才反常了。   一精一疲力尽地坐在椅子上,洋吉嘟哝道:   “明天,再一次去那店里看看!”   没想到,第二天,又到了地下,洋吉大吃一惊。因为哪儿也没有新的地下街。地下街,在卖冰淇凌的地方,就到了尽头。   “……”洋吉以为自己被施了魔法。   (要不然,是昨天晚上做了梦吗?)   可是现在,洋吉忘不了那泡菜和果酱的味道。梦也好,魔法也好,不是自己亲手做出来,就感到过不去。恰象音乐家,听过一次美丽的音调,绝不会忘记一样。   从这天起,洋吉不再工作了。吃饭也通不过喉咙,睡觉也全是果酱和泡菜的梦……   一天又一天,洋吉在地下街里迷惘。有时。,靠在冰淇凌店的墙上,呆立不动。   一天,洋吉在人山人海中,一眼瞥见了那黑大衣男人。   男人非常急,提着的买东西包都快抡碎了,一直、一直地走。   而且,眼看到了冰淇凌店的那边……   那儿,仍然长长地伸展着新的地下街。许多人毫无奇异地往那儿走。   洋吉气喘吁吁地在黑大衣后边追。   他一面追一面想:这一回可不是偷,而是会见西餐馆厨师,求他教给泡菜和果酱的做法。   现在,洋吉象变了一个人,心情变得谦虚了。   不久,男人拐过花店的角,拐过面包店的角。走了一会儿,向右拐,又向右……接着,在见过的西餐店里突然消失了。   紧接着,洋吉猛力去推那门。   跨进去一步,店里乌黑一片,再加上潮霉气冲鼻,冷飕飕的。   (今天休息吗?)洋吉想。   这时,里边传来尖高的声音:   “呀,好久不见啦!”   同时,没有灯罩的灯泡啪地一下亮了。   注意一看,洋吉的脚下,站着一个小人。   “您终于回到您的地下室来啦!”   那儿确实是洋吉的西餐的地下室。冰冷的混凝土上,酒桶和辣酱油瓶,都蒙着薄薄的灰尘。   “……”   现在,洋吉的头脑里,清晰地浮现出多年前的约定。   “我等了好长时间啦。”   小人小声说。   “对不起呀。”   洋吉蹲下一身一子,深深鞠一躬。小人蹦地跳起来,兴高采烈地这样说:   “没什么,您父亲的味道一点也没有变,因为我在好好地守着哪。这是泡菜,这是熏制品,那是果酱,那边角落的瓶子是辣酱油……”   洋吉点点头,慢慢地、一个挨一个地尝了那些食物的味道。无论哪一种,都是出色的味道。   他想向亲切的小人道谢,转过身去时,可那小人已经没有了。   地下室里,只有洋吉一个人。   洋吉缓慢地登上台阶。地下室的上面是厨房。那是洋吉从今以后,认真制作父亲的味道的、用惯了的厨房。   ——转载自童心世界   四、幼儿童话小故事:其它童话故事   有一只绒布兔子,起初它确实很漂亮。它是胖胖的,有成团的绒毛。它的外套一上有棕色和白色的斑点。它的胡须实际上就是几根线头,它的耳朵是用淡红色的府绸缝制的。圣诞节的早晨,它坐在孩子们的长袜上面,两只脚爪之间带着春天的冬青树叶,那模样是那么迷人。   长袜里还有其他东西,核桃、桔子、玩具机车、杏仁巧克力和一只装有发条的玩具老鼠。兔子是所有在一切中最好的。但它最多只被孩子喜一爱一了两个小时,接着婶婶和叔叔来吃午饭了,他们又带来了新的礼物,于是绒布兔子就被忘记了。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它居住在玩具柜里,或者坐在育儿室的地板上,没有一个人记挂它。因为它仅仅是绒布做的,自然显得十分畏缩。于是一些很华贵的玩具非常瞧不起它。机械玩具们,显得很高傲,它们声称自己是真正的现代化玩具。船模渡过了两个季节,油漆大多剥落了,但它从来不会失去给它更新装备的机会。兔子不可能请求去充当任何东西的模特儿,因为它不知道世界上还存在着真正的兔子。它认为兔子都像它一样,是用棉绒布和锯末做成的。它知道锯末是很不值钱的,不可能成为现代化的高档玩具。甚至连那残疾士兵制造的木头狮子,也装腔作势地声称,它能跟政一府联络。在它们当中,可怜的小兔子感到自己毫无用处。在所有玩具当中,只有皮马对它很友善。   皮马在育儿室里生活的时间,比任何玩具都长久,它是那样衰老,棕色的、缀满补丁的皮外套,从上到下都已经磨得光秃秃了;尾巴上的大部分鬃一毛一,被拔一出来,去作为串起项链珠子的细绳。它是很聪明的,因为它熟知那一长串自高自大的机械玩具。它知道,一旦到它们的大发条断裂以后,就会被抛开!它知道它们仅仅是玩具,永远变不成别的东西。因为育儿室里的变化是很奇怪、很奇妙的,只有像皮马这样又老、又聪明和阅历丰富的玩具,才了解这一切。   “什么是真实?”一天,当它们挨着躺在育儿室的炉围旁边时,兔子问,“真实的东西,是不是里面应该有一种嗡嗡的声响?还应该有一根突出的摇手一柄一?”   “真实不是你能制造的,”皮马说,“它是你自身本来就有的东西。当孩子一爱一了你很长时间,不单是跟你玩耍,而是要真正的一爱一你,那么,你就变为真实的了。”   “做到这一点,要损失什么吗?”兔子问。   “到时候,”皮马很实际地说,“当你已经成为真实时,你一点也不会感到自己损失了什么。”   “它会突然出现吗?”兔子问,“还是一点点地出现?”   “它不会突然出现,”皮马说,“你要变,需要一个很长的时间……一般情况下,在你逐渐成为真实的日子里,你那可一爱一的一毛一发大多数都将失去,你的眼珠会滚出来,你身一体连接处的缝线会慢慢松散,你会变得非常难看。但这还不是全部。因为你在变为真实之前,你并不丑陋,因此最可悲的是,人们谁也不理解你。”   “我猜想,你就是真实的了。”小兔子说。但皮马只是笑了笑。   “是孩子的叔父使我变为真实的,”它说,“那是许多年前的事了。你也能成为真实的,这不是空想,它最后一定会实现。” 外国童话作品睡前故事600字
  五、推荐阅读   幼儿小故事推荐:儿歌大全,智慧小故事,英语小故事,幼儿成语故事,名人小故事,幼儿绘本故事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