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ythbjt.com

外国的童话作品最感动的

  外国好的童话小故事简介,外国的童话作品和来历,外国童话故事里有哪些故事,睡前故事外国童话小故事在线,幼儿故事外国童话作品精选。外国的童话作品最感动的
  一、幼儿童话小故事:外国童话故事外国的童话作品最感动的
  据说从前有两位赶骡子的老兄。一个追随上帝,另一个则跟随魔鬼。一天,当他们走在路上时,一个对另一个说:“老兄,魔鬼帮助人。”   “不,”另一个回答,“谁追随上帝,上帝便会帮助他。”   于是,他们两人一个说是,一个说不。“老兄,”跟随魔鬼的那个说,“我们用一头骡子打赌。”   这时,一个身穿黑衣的骑士(他是乔装打扮的魔鬼)经过那里,他们问他谁有道理。“你说得有理,”骑士回答,“是魔鬼帮助人。”   “看见了吗?”这位老兄说,便牵过骡子。但另一个不服,因此他们又来打赌,并问一个着白衣的骑士(他还是魔鬼,但换了另一套衣服)。就这样,他们总是用骡子打赌,而且总是遇上乔装的魔鬼,追随上帝的人失去了他所有的骡子。“可是,我还坚信自己有道理,”他说,“我们再用眼睛打个赌。”   “好吧,我们再赌一次,”另一个说,“要是你赢了,拿回你所有的骡子,如果我赢,你就把眼睛给我。”   他们遇见一位绿衣骑士,并问他二人谁有道理。“很简单,”骑士说,“帮助人的是魔鬼。”然后便策马而去。   因此,跟随魔鬼的那个人挖去了追随上帝的那个人的眼睛,把这个失明且绝望的人丢在田野里。   那个可怜人向四周迈了几步,摸一着黑发现了一个山洞的入口,于是走了进去,以便在那里过夜。山洞里长满荆棘,当那位老兄蜷缩在这些灌木中时,听见进来了许多人。要知道,这个山洞里聚集了全世界的魔鬼,大魔鬼一个个问他们做了什么。一个讲道,他装扮成骑士,数次让一个可怜人赌输,最终失去了双眼。   “很好,”大魔鬼说,“他再也不会有眼睛了,除非他在眼孔里各放进一片长在这个洞一口的草的叶子。”   魔鬼们笑着说:“哈,哈!想想他怎么会知道这个秘密呢!”   那个可怜的赶骡人躲在那里,全身发一抖,但欣喜万分,不过还是提心吊胆,他急不可待地盼着魔鬼们离开山洞,好去摘了叶子把眼睛治好。   可是,魔鬼们仍在讲他们的故事。“我呢,”另一个说,“我把一根鱼刺扎在了俄罗斯国王女儿的喉咙里,任何医生都没能把它拔一出来,尽管国王已经保证,谁做到了就会让他富有。然而没人能够做到,因为谁也不知道,只需从他一陽一台上葡萄藤上的生葡萄里挤出三滴汁就可以了。”   “小声点,”大魔鬼对他说,“因为石头有眼睛,灌木也有耳朵。”   黎明到来之前,魔鬼们离开了,赶骡人得以从灌木丛中出来摸一着黑寻找到治眼睛的草,之后便重见了光明。他一刻也不耽搁,立即上路去了俄罗斯。   在俄罗斯,所有医生都聚集在公主的房间里出主意。见到来了一个赶骡人,破衣烂衫,浑身尘土,他们都笑了起来。不过国王也在那里,他说:“你们已经试了这么多次,也让他试试吧。”然后让人打扫房间,以便他能和公主单独在一起。赶骡人来到一陽一台上,摘下三粒葡萄,把汁一点点挤出来,滴在公主喉咙里。半死不活的公主变得生气勃勃,然后就完全活了过来。   想想她父亲有多高兴。似乎什么都不够报答赶骡人,国王让人给他装上金子,派军队护送他到家,妻子以为他死了,见他回来,认为他是幽灵。   丈夫给她讲了一切,并把财富给她看。他们开始建一座大宫殿。他的伙计经过那里,看到他和原来一样眼睛一只不缺,而且无比富有,问他:“亲一爱一的老兄,你怎么搞到这些的?”   “难道我没有对你说过,谁追随上帝,上帝就帮助他吗?”他说,然后就讲了他的故事。   那位老兄想:“今晚我去那个山洞,看看能不能富起来。”   魔鬼们又聚集起来,前面那个魔鬼说,那个赶骡的伙计听见了他们的秘密,因此重见了光明,而且救了俄罗斯国王的女儿。   “我对你说过,”大魔鬼说,“石头有眼睛,灌木也有耳朵。快点,我们把这里面的荆棘全放火烧掉。”   他们烧掉了荆棘,藏在里面的老兄也化为了灰烬。他就这样明白了魔鬼的帮助是怎么回事。   (拉古萨省)   二、幼儿童话小故事:经典童话故事   有一次,北风小一姐急于想结婚,就到了西风先生那儿,问:“西风先生,你愿意做我的丈夫吗?”   西风先生是个爱钱如命的人,对女人不感兴趣。因此,他直截了当地回答:“不行,北风小一姐,因为你连一分钱的嫁妆也没有。”   这话刺伤了北风小一姐的心,她开始吹起风来,拼命地吹,一刻也不停歇,连肺都快要吹炸了。她一连吹了三天三夜,天也就下了三天三夜的暴风雪。田野、山岗、村庄全都覆盖上了一层白雪。   北风小一姐给大地披上银装后,就对西风先生说:“你说我没有嫁妆,喏,这就是我的嫁妆,这下你满意了吧?”说罢,中国四大民间故事,她休息去了,因为她吹了三天三夜,累了。   西风先生一点也不感到惊奇。他耸耸肩膀,自己也开始吹起风来。他吹了三天三夜,天气暖和了三天三夜,覆盖在田野、山岗、村庄上的积雪都融化了。   北风小一姐痛痛快快地休息好以后,醒来一看她的嫁妆全不见了。她跑到西风先生那儿。西风先生嘲笑地对她说:“北风小一姐,你的嫁妆都到哪儿去啦?你还要我做你的丈夫吗?”   北风小一姐别过脸去不理他。“不,西风先生,我再也不想做你的妻子了,因为你在一天之内就会把我的嫁妆花得精光。” 外国的童话作品最感动的
  三、幼儿童话小故事:著名童话故事   许多年以前,施佩萨尔特的道路高低不平,来往车辆还不像现在这么多,那时,有两个年轻人从森林里经过。一个约莫十八岁,是个做圆规的工匠,另一个是金匠,从外表上看,大约不到十六岁,可能还是第一次出门闯荡世界。那时天色已晚,巨大的松树和山毛榉投下的阴影把两人走的小路遮得黑糊糊的。圆规匠放开胆量,一路往前,口中吹着一支歌曲,还不时地逗引一下他的爱犬蒙特。黑夜即将来临,他们离下一家客店还远,可他毫不在乎。而那个金匠弗利克斯却不时心惊胆战地四下张望。风呼啸着,吹动树木,他似乎觉得后面有脚步声。路旁的灌木被吹得左右摆动,他以为看到丛林后面有几张脸在窥伺。   年轻的金匠并不是一个迷信或胆小的人。他在维尔茨堡学过手艺,在同伴中间他算得上是个无所畏惧的小伙子,是一个有胆量的人。可是,今天他有点异样。他听人说起过许多关于施佩萨尔特的情况;据说有一大帮强盗在那儿出没,许多人在前几个星期里遭到抢劫,不久前甚至还发生过几起恶性谋杀案。他有点担心自己的性命难保,因为他们只有两个人,根本无法对付全副武装的强盗。他后悔跟在圆规匠后面多赶这一段路,本来应该在树林的入口处寻找客店歇宿的。   “如果我今夜被打死,白白地丢送了性命和随身携带的一切东西,那么,圆规师傅,这全是你的过错,因为是你怂恿我走进这片可怕的树林中来的。”   “别像兔子似的胆小,”另一个说,“一个真正的工匠应该是无所畏惧的。你在想什么?你以为施佩萨尔特的强盗们会给我们这样的荣幸,来袭击我们,并把我们活活打死吗?他们为什么要花这些力气呢?也许是为了我背囊里的那件节日穿的上衣,或是为了一个银币的路费?只有那些坐着马车、穿金戴银的人,才值得他们花力气去谋财害命。”   “站住!你听到林子里的口哨声吗?”弗利克斯害怕地喊了起来。   “那是风在吹打树叶,还是赶快走吧,用不了多长时间了。”   “是啊,关于谋财害命的事,你说起来倒简单,”金匠接着说,“他们问你有什么东西,搜查你,至多拿走你节日穿的服装、一个银币和三十个芬尼。但是我呢,他们一开始就会立即把我打死,那是因为我身上带着黄金和首饰。”   “哎呀,他们干吗要把你打死呢?如果现在从树丛里出来四五个人,端着子弹上了膛的枪,指着我们,然后非常客气地问:‘先生们,你们身上背着什么东西?请你们轻松一下,我们来帮你们拿吧。’或者说些诸如此类的客套话,这时,你一定不会当傻瓜,你会打开背包,掏出黄马甲、蓝上衣。两件衬衫,以及项圈、手镯、梳子和别的东西,恭恭敬敬地放在地上,感谢他们饶你一命,是吗?”   “是这样吗?你以为,”弗利克斯非常激烈地反驳,“我会把带给我的教母,高贵的伯爵夫人的首饰交出去吗?我宁愿丢失生命,宁愿让他们把我别成一小块一小块,我也决不把首饰交出去。她不是像母亲一样待我,从我十岁的时候起就抚养我,为我付学费,给我添置一切东西吗?现在我可以去看望她了,把她向我师傅定做的、由我亲自打制的首饰带给她,现在我可以用这些漂亮的首饰,向她显示我学到的技术。难道我会把这一切全都交出去,还把她送给我的礼物黄马甲也交出去?不,我宁愿死,也不会把我教母的首饰交给这些坏人的!”   “别犯傻了!”圆规匠大声说,“如果他们把你打死了,伯爵夫人不是仍然得不到首饰吗?所以,最好的办法还是交出首饰,保住性命。”   弗利克斯没有回答。夜幕完全降临了。一轮新月,光线暗淡,五步以外几乎什么也看不到。他心里越来越怕,因此紧紧地跟在同伴后面,寸步不离,心里还吃不准,是否应该同意他的看法。他们又走了几乎一个小时的路,看到远处有灯光。年轻的金匠认为,他们不能冒失,说不定那里就是一个强盗窝。圆规匠却不以为然,他教训他说,强盗们都是把巢穴设在地下的;前面一定是家客店,他在树林入口处听见有人说起过。   这是一幢又长又矮的房子,门前停了一辆手推车,旁边是牲口棚,有几匹马在嘶鸣。圆规匠在一扇窗子前示意他的伙伴,那儿的窗户全都开着。他们只要踮起足尖,就可以看清房间里的一切。炉旁的靠椅上睡着一个男人,看那人的穿着打扮像是个车夫,也许就是门前手推车的主人。炉子的另一边坐着一个女人和一个姑娘,她们正在纺线。靠墙一张桌子后面坐着一个人,面前放着一杯葡萄酒,两手托着脑袋,他们无法看清这个人的脸。但是圆规匠从他的衣着上看出,他一定是位高贵的先生。   他们正在外面窥视时,屋里有条狗吠叫起来。圆规匠的爱犬蒙特也跟着叫了起来。有个侍女出现在门口,瞅着门外的陌生人。   她答应给他们提供床铺,准备晚餐。他们走了进去,把沉重的背包、手杖和帽子搁在墙角上,然后凑近桌旁的先生坐了下来。那人听到问候连忙站起身来,他们看到这是一个文静的年轻人。年轻人友好地招呼他们,感谢他们的问候。   “你们这么晚了还在途中,”他说,“在漆黑的夜晚经过施佩萨尔特地区,你们难道不感到害怕吗?要是换了我,我宁愿把我的马停在这家客店里住宿,也不愿再赶一个小时的路程。”   “你说得完全对,先生!”圆规匠回答说,“骏马的蹄声,在强盗的耳中就成了音乐,会把他们从一小时路以外的地方吸引过来。但是,如果有几个像我们这样的穷小子悄悄地穿过树林,那么强盗们除了送点东西给他们以外,恐怕连脚都懒得提起来!”   “这倒是真话,”车夫因为陌生人的到来而被闹醒了,他也走近桌子说,“对一个穷人来说,他们不可能因为钱而伤害他。可是,这里也有这样的先例,强盗们因为嗜杀成性而把穷人杀死,或者强迫穷人入伙当强盗。”   “嗯,要是林中的这些人都是这种样子,”年轻的金匠说,“那么这幢房子也难以给我们提供多少保护。我们只有四个人,连那个伙计也只有五个人。如果强盗们心血来潮,派十个人向我们进攻,我们怎能对付他们?再说,”他放低了声音,悄悄地说,“谁能为我们担保,说店家都是一些诚实的人呢?”   “尽管放心,”车夫回答说,“我认识这家客店已有十多年了,从未感到有可疑的地方。店老板很少在家,有人说他在外面做酒生意。老板娘是个文静的妇女,从来都不愿意伤害人。不,那样说她是不公平的,先生!”   “不过,”那个高贵的年轻人说,“我不想全部否认他的意见。你们想一想有人在林中突然失踪的谣传吧!他们中不少人事先说过,准备在这家客店歇宿,过了两三个星期人们不见他们的下落,于是就沿着他们走过的路去寻找,也到这家客店里询问,结果一无所获。这实在令人怀疑。”   “上帝知道!”圆规匠大声说,“这么说,我们在附近的大树下过夜,也要比在这里住宿稳妥。这里四面都是墙,万一有人把住门,我们就休想脱身,因为连窗口都装上了铁栅栏。”   听他这么一讲,大家都沉思起来。林中的这家客店和强盗勾结也是极有可能的,无论店内的人是被迫的还是自愿的。他们感到夜里更加危险,正如流言所说的那样,旅客常常在睡梦中遭到袭击,或被人杀害。虽然他们不一定有生命危险,可是林中客店里一部分客人钱财不多,如果被强盗抢走了一部分,对他们来说也是非常沉重的打击。他们神色忧虑而又阴沉地望着酒杯。年轻的先生希望赶紧骑上马到一个安全而又宽阔的山谷去;圆规匠希望有十二个膂力过人的同伴带着木棍当他的贴身卫士;金匠弗利克斯关心恩人的首饰胜过关心自己的生命;车夫沉思着吹散了弥漫在面前的烟雾,低声说:“先生们,至少不能让他们在睡梦中袭击我们。如果有一个人跟我在一起,我愿意整夜守卫。”   “我愿意。”——“我也愿意。”另外三个人也一起喊了起来。“我实在无法入睡。”那个年轻的先生补充说。   “那么,我们总得干点儿什么,以便使我们保持清醒。”车夫说,“我想,我们这里正好有四个人,可以打牌。这样能使人保持清醒,还能打发时间。”   “我从来没有打过牌。”年轻的先生回答说,“因此,至少我无法参加。”   “我连一张牌也不认识。”弗利克斯接着说。   “如果我们不打牌,那么我们干什么呢?”圆规匠说,“唱歌吗?那不行,它只会把强盗们引过来。每个人出个谜语猜猜,怎么样?但这玩不了多长时间。你们还有什么办法吗?我们来讲故事,怎么样?不管是幽默的还是严肃的,真实的还是虚构的,它可以让我们打发时间,保持清醒,完全跟打牌一样有效。”   “如果你愿意开个头,我则表示赞成。”年轻的先生微笑着说,“你们干手工艺的先生,走的地方多,自然能讲不少故事。每个城市不都有自己的传说和故事吗?”   “是的,是的,我是听到过一些。”圆规匠回答说,“但你也不赖,你勤奋读书,深入学习,书里有许多神奇的故事,因此,你一定能够讲一些更有趣、更美好的故事,讲起来比我们这些手工匠要强得多!如果我没有搞错,你一定是个大学生,或者是位学者。”   “说是学者不敢当。”年轻的先生微微一笑,“但是个大学生,我利用假期回家乡去。书本上的东西,并不适合讲故事,不像你们到处听来的有趣。如果大家都喜欢听你讲,那你就开始讲吧!”   “如果有人能够讲个美丽的故事,”车夫说,“这对我来说就比打牌强得多。我常常喜欢在大路上慢慢地推车,一边推,一边听同道的人讲一些有趣的故事。有时天气不好,我同意让一些人搭车,条件就是他们要讲点故事。其中有一个伙伴,我觉得我对他特别喜欢,原因就是他能讲故事,一个故事可以讲上七八个小时。”   “我也是这样。”年轻的金匠补充说,“我平时总是喜欢听人讲故事。我在维尔茨堡时,师傅不让我读书,生怕我读了太多的故事,会影响我的工作。没法子,我只得不读书,白白放过了许多美好的故事。圆规匠,我知道你会讲故事,你就是从现在讲起,一直讲到天亮,贮存在你肚里的故事也讲不完。”   圆规匠喝了一口酒,借以振作精神,然后开始讲希尔施古尔登的传说。   四、幼儿童话小故事:其它童话故事   花香小镇   又是那样的自行车!   信想。   真的,最近这段时间,总是看到那样的自行车,把手,脚蹬子,后架子,甚至连车铃都是偏黄的橘黄色。骑在上面的,是和信年龄相仿的女孩子。   这些骑橘黄色自行车的女孩子,一个个全都眼睛发光,吹着口哨,头发在风中轻轻地飘荡着。是一群非常可爱的女孩子,信都忍不住想跟在后面追起来了。可是,信对班上的同学说了,同学却一脸的惊讶:   “橘黄色的自行车?我怎么一次都没有看见过呀!”   对妈妈说了,妈妈也说:   “是吗?我没看到啊!”   可信还是要想:   会不会是最近这段时间,突然开始流行起橘黄色的自行车来了?会不会是女孩子之间,非常流行骑橘黄色的自行车去郊游了……   信头一次看到橘黄色的自行车,是在秋天开始的日子。   是的,就是大约两个星期之前。   那是一个天特别蓝,特别高,刮着干爽的风,而且四下里还充溢着一种让人想大哭一场的甜甜的花香的黄昏。   啊啊,这是什么花的香味呢?信以便想一边走。信还清楚地记得,那是一种让胸膛暖暖的,有点发一痒的香味。一旦吸满了胸膛,说不出什么地方就会一阵阵地痛楚,然后,藏在身一体的什么地方的某一件乐器,突然地,就啜泣一般地奏响了。   从很小很小的时候起,就是这样,到了秋天,一闻到这种香味,心底就会涌起一种小提琴一样的感受……   信想起来了,当他还是一个婴儿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这种香味了。   “你好!”   这时,“嗖”的一声,一辆自行车从信的左侧超了过去。   是一辆橘黄色的自行车。骑在车上的,是一个头发长长的女孩子。信一楞,呆呆地站住了。   那是谁呢……哦哦……是谁呢?   信还是没有想出来是谁,橘黄色的自行车已经笔直地,笔直地向着太一陽一落山的方向飞驰而去了,变小了,消失了。身边剩下来的,只是花的香味和女孩子吹的口哨声。   打那以后,信一次又一次地看到了橘黄色的自行车。   有时候,一天会看到两,三辆,而且,骑在橘黄色自行车上面的,必定是一个女孩子,当她们超过信的时候,就会招呼一声:“你好!”于是,信的心顿时就充满了那种花的香味。信真恨不得丢下书包,丢下手提袋,去追那些自行车了!   橘黄色的自行车一天比一天多了起来。   十天过去了,信在街角的邮桶前面,看到了三辆那样的自行车。在派出所前面,校门口一带,也都看见了。还看到一个女孩子把自行车停在了鞋店橱窗的前面,一只脚踏在地上,专心致志地朝玻璃里面眺望着。还看到一个女孩子,慌慌张张地从电话亭里冲了出来,跳上了自行车。不管是哪一辆自行车,都对红绿灯视而不见,向着一个方向飞驰而去。   “我好想要那家店里的红鞋子啊!”   “我想吃葡萄蛋糕!”   “我想给风打一个电话,可我没有10元钱的硬币啊!”   信像是听到了少女们的喃喃细语声。   这天黄昏,信被打发骑自行车去买东西,当听到长头发的女孩子们冲他喊“你好”,并且超过了他时,他想,今天我一定要跟踪你们!   “等等!去那里啊?”   信拼命地骑起自行车来。   “喂,你们去哪里啊?”   可是,女孩子们连头也不回,她们那薄薄的羽毛一样的裙子,在风中摆一动着,渐渐地远去了。   等反应过来,又有一辆橘黄色的自行车从信边上超了过去。女孩子“咝”地一声,吹起了口哨。   哼!   信用力蹬起脚蹬子来了   今天我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在一交一叉路口,又有一辆橘黄色的自行车从边上轻一盈地闪了出来,和信排到了一起。走了没多久,从小巷里又闪出一辆,又闪出一辆……   哇啊……信眼花缭乱了。今天这是怎么啦?一次涌一出这么多的自行车来——   是的,当信缓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被一大群橘黄色的自行车包围住了。橘黄色的车座,黄色的把手,黄色的后架子,就连轮胎和链条都是橘黄色的!这些无论什么地方都是橘黄色的自行车,简直就像一大群红蜻蜓,向着一个相同的方向流去。   信猛地颤一抖了一下。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信的心中突然充满了那种悲喜一交一集的小提琴的啜泣声,信不由地闭上了眼睛。这时,他身边的一个女孩子对他耳语道:   “和我们一起去吗?”   信睁开眼睛,看着女孩子的脸,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女孩子胖乎乎的,白白的,像是不知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见到过的偶人儿。但是,一旦信的目光从她脸上移开,立刻就想不起来她长的是一张什么样的脸了。   信又一次把脸转咳过去,可方才的那个女孩子早就跑到信的前面去了,后面的女孩子又和信排到了一起。她从侧面看上去,也是胖乎乎,白白的,像个偶人儿一样。一张优美的脸上仿佛隐隐约约地飘出一股香味——这些不论是见过几次,还是一转眼就会想不起来长得什么样的少女们,几十个人骑着一样的自行车,正在向什么地方赶去。   这会儿,信已经跟入到了她们的正当中。信突然害怕起来。   “这么一大群人,去,去什么地方啊?”   尽管强装镇静,信还是结结巴巴地问了一句。   后面的一个女孩子回答他道:   “从这个坡往下,一直往下,能下多远下多远,要一直下到下不去的地方!”   “下到了下不去的地方,那,那干什么呢?”   女孩子突然用一种毫不在乎的强调说到道:   “结束了……可是……”   信又口吃了,这回,前面的那个女孩子说:   “我们,回到天上去哟!轻轻地一下就上到天上去了。于是,你心中的小提琴也就结束了!”   “小提琴……啊啊,是那件事啊!“   信微微点了一下头,于是,信身边的女孩子们一齐点了点头,说道:“是的!”   “不论是谁,每一个人心中都有一把小提琴。今天,是那把小提琴奏响的最后的日子了。”   “啊啊……”   信接连地点了好几下头。随后,信开始一心一意地踏起脚蹬子来了。踏着踏着,若干这样的秋天的回忆,就浮上了心头。   妹妹生病住院的日子。   隔壁的裕子般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的日子。   头一次会骑自行车的开心的日子。   在原野上捡到一只小猫的日子。   不管是哪一天,都是秋天开始的日子。然后,信心里的那把小提琴就奏响了。   信在一大群女孩子里面,继续一心一意地踏着脚蹬子。   即使是这样,走在街上的人们也看不见信吧?而且,也看不见女孩子们的自行车群吧?   没有一个人的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人也好,车也好,和往常一样,缓缓地走走停停。不过,吹过街头的风,是让人喘不过气来的甜甜的橘黄色的风,信是知道的。而且信还知道,沿着这条道愈往前面走,这种花香就会愈浓烈。   ——今年可真香啊!   ——是呀,风一吹,几百米前头都闻得到。   ——丹桂的香味太浓了。   突然,这样的对话声传到了信的耳朵里,是拎着买东西的篮子,在一交一叉路口等待红绿灯的人们的声音。   啊,丹桂!   信终于想起了花的名字。   丹桂,对了,是丹桂!   信就仿佛是终于想起来了一个亲切的人的名字似的,松了一口气。信身边的少女们,确实全都是一张张亲切的脸。   “我知道了!我终于知道你们是谁了!我终于知道你们是什么花的花一精一了!”   信大声喊道。这时,已经到了下坡道了。是一个缓缓的,长长的坡——啊啊,信想,这是下坡去公园的道啊,信和少女们的自行车,从坡上自动向下滑去。   滴铃铃,一个少女按响了车铃。于是,一个接着一个,其他的少女们也都按响了车铃,道上车铃声响成了一片。信也不甘示弱地按响了车铃,大声叫喊起来:   “丹桂,丹桂,   随风去哪里?”   于是,少女们异口同声地唱了起来:   “远远的天的尽头,比月亮,比星星还要高。”   这时,坡道突然变陡了。信的自行车的刹车失灵了。   “哇啊,危险!”信大声叫道。   少女们的自行车也都全速朝坡下冲去。头发被风吹得飘了起来。透明的衣裳呼地一下鼓开来了。可是少女们好像还在吹口哨,眼睛好像还隐约在笑,而且,脸蛋儿好像也兴奋成了玫瑰色。   危险……危险,危险!   信捏住车把的手,捏出了一手的冷汗。坡下面,冷不防是公园的一道土堤。信和少女们,正以惊人的速度向着那里滑去。   啊,撞上去啦,撞上去啦……   他不安由地闭上了眼睛。就在这时。咚地一下,信的身一体突然撞到了什么东西上面。他像一个木偶似的,被抛到了一片开阔的原野当中。   四下里静得异样。信的身边,大一波斯菊如同梦幻一般地摇曳着。   我的自行车呢?那些女孩子们呢?   信就那么仰面朝天地想着。   就在这时,他听到了少女们的声音:   “再见!再见!”   那声音,就像是淅淅沥沥的雨一样,从高高的,燃一烧着似的火红的天空落了下来。   “哎?”   信一下子坐了起来,仰头朝天上望去。然后,倒吸了一口凉气。   数不清的橘黄色自行车,这会儿正在朝天上飞去。飘呀飘呀,就宛如是被刮上天去的无数个气球。   “喂——”   信喊了起来。   “到哪里去啊?”   只听少女们异口同声地唱道:   “远远的天的尽头,   比月亮,比星星还要高。   今年,就这样结束了。”   那声音渐渐地小了下去。然后,连少女们的身影也变成了一个个小小的红点,终于消失在了云里。   那之后,信在昏暗的公园的草地上坐了许久许久。四下里还残留着一股花香。   信拖着摔坏了的自行车,慢吞吞地出了公园,朝坡上爬去。   路上有几棵修剪成圆形的丹桂树。树下面,橘黄色的小花像撒了的粉末似的谢了一地。密密麻麻的小花,在黄昏黑沉沉的地面上看上去是那样的鲜艳。   “今年,结束了。就这样结束了。”   信不知为什么松了一口气。   他有一种感觉,觉得那些少女们终于自一由了。 外国的童话作品最感动的
  五、推荐阅读   幼儿小故事推荐:幼儿成语故事,幼儿诗歌散文,生活小故事,幼儿谜语故事,宝宝爱听的小故事,童话小故事大全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