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ythbjt.com

外国的童话作品还有哪些

  外国经典童话故事在线读,外国的童话主要有,睡前故事外国童话作品推荐,外国的童话故事里有狼和小羊吗,外国童话3篇文字版,喜欢外国的童话作品600字。外国的童话作品还有哪些
  一、幼儿童话小故事:外国童话故事外国的童话作品还有哪些
  老爷!在我前面已经有几位讲述了他们在异国他乡听来的奇妙故事。说来惭愧,像这样能吸引你的故事,我连一个也讲不上。可是,如果你不觉得无聊的话,我愿意给你讲讲我的一个朋友的故事,他的命运充满离奇的色彩。   从前,在一艘阿尔及利亚的海盗船上——就是你用慈祥的手把我从那儿救出来的船——有一个年龄跟我相仿的年轻人。他虽然穿着奴隶衣服,可是从气质上看根本不像奴隶。船上还有一些其他遭遇不幸的人,他们或者是我不愿意搭理的粗鲁的家伙,或者是语言让我听不懂的人。所以,那时在一小时的自由时间里,我总是愿意去找那位青年。他说,他名叫阿尔曼苏尔,听口音他像是埃及人。我们谈得很投机,相处很好。有一天,我们谈起各自的身世。当然咯,我朋友的命运要比我的奇异得多。   阿尔曼苏尔的父亲是埃及一位有名望的人,住在那边的一个城市里,可是他没告诉我这个城市的名字。他在那里度过了愉快而又舒适的童年,享尽了世上的富贵和安乐。当然,他也很早就接受了智力培养,在伦理上受到了良好的启蒙教育,因为他父亲是个聪明人,给了他良好的道德熏陶,还给他请了一位老师,那是个有名的学者,可以满足一个年轻人的求知欲望。   阿尔曼苏尔十岁的时候,法兰克人越过地中海入侵到他的祖国,向他的民族挑起了一场战争。   男孩的父亲对法兰克人并不友好。有一天,他正要外出做晨祷时,法兰克人突然围住了他,谴责他反对法兰克人,并提出要他将妻子做人质,以表示他对法兰克人的忠诚。在他们的要求遭到拒绝后,他们就强行把他的儿子拉到军营驻地。   奴隶正在讲故事,酋长的脸上突然阴云密布,厅里响起一阵阵不满意的嘟哝声。“怎么回事?”酋长的朋友大声说,“年轻人怎么这样蠢,竟用这样的故事触痛阿里·巴奴的伤疤?他本该安慰酋长。现在,他不但没有让酋长消愁解闷,反而增添了他的痛苦。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奴隶总管对这个放肆的年轻人也很恼火,他扬了扬手,叫他住口。年轻的奴隶对这一切感到纳闷,他问酋长,是否故事里有什么内容引起酋长的不愉快。酋长听了这话,从座位上站起身来,说:“请安静,朋友们,这个年轻人在这里刚刚住了三天,他怎会知道我不幸的命运!法兰克人干下了许多骇人听闻的事,难道其中就没有像我一样的遭遇吗?那个阿尔曼苏尔会不会就是……唉,还是继续往下讲吧,年轻的朋友!”   年轻的奴隶鞠了一躬,接着讲了下去:   阿尔曼苏尔就这样被押进法兰克人的军营。他在那里过得还算可以,因为有位将军让他到自己的营房里去,通过翻译问了他许多问题,他对男孩的回答很满意。他处处关心孩子,不让孩子缺衣少食。孩子思念父母亲,变得闷闷不乐,他哭了好几天,但他的眼泪没有打动法兰克人。   不久,营地拆除了。阿尔曼苏尔以为这下他可以回去了,可是事情并非如此。部队转战沙场,到处同麦默洛克军队打仗。他们始终带着年轻的阿尔曼苏尔。当他求军官或将军放他回去时,他们都拒绝了,并说,由于他父亲忠于祖国,所以他们要扣押他,以此作为惩罚。结果,他总是没完没了地跟着部队行军,一连走了好几天。   有一次,部队突然发生骚动,这一切都没有逃过男孩的眼睛。他们议论着怎样捆行李,怎样撤退和上船。阿尔曼苏尔分外高兴,他一定可以获得自由了。他们骑着马,拉着车,沿着海岸一路撤退,最后终于望见了停泊船只的地方。士兵们纷纷上了船。可是,直到深夜,也只是一小部分人才登上了海船。阿尔曼苏尔竭力保持清醒,因为他相信任何时刻都会获得自由,可是最后还是睡着了,进入梦乡。现在想起来,他相信一定是法兰克人在他的茶水里加了什么,好让他沉睡不醒。因为当他醒来时,看到明亮的阳光射入小房间,而这个小房间显然不是他睡着时的那个房间了。他从床上跳起来,刚站到地上,又摔倒了,因为地面在晃动。一切都好像在晃动,围着他打转。他吃力地站起来,靠着墙跟,想逃出这个困着自己的小房间。   这时,周围响起一片奇特的咝咝声。他不知道自己是醒着,还是在做梦,因为他从未经历过这种情况。最后,他摸到了一架小梯子,费力地顺着梯子爬上去。天哪,他是多么吃惊!他看到天空和海洋连成一片,而自己正在一艘海船上。他不禁悲伤地哭了起来。他希望回去,愿意纵身跳入大海再游回自己的祖国去。可是,法兰克人紧紧揪住他。一个司令官把他叫到跟前,对他说,如果他听话,那么他不久就能返回家乡。他说,现在根本不能让他登陆回去,要是放他回去,他非被打死不可。   世界上最不讲信用的就是法兰克人。船又航行了许多天,最后靠岸时,他们到的不是埃及的港口,而是法兰克王国的港口!   阿尔曼苏尔在漫长的航途上,以及以前在军营里,已经听懂并学会了几句法兰克语。现在,到了这个国家,没有人能听懂他的话,能说几句法兰克语是很有用的。他被押解着在这个国家走了好几天,一直来到了内地。到处有人前来围观他,因为陪同的人说,他是埃及国王的儿子,是到法兰克王国来念书的。   士兵们这么说,其实是为了让老百姓相信他们战胜了埃及人,而且跟埃及缔结了和约。他们一路走了好几天,最后来到一座大城市,这里就是旅程的终点。在这儿,他被交给一位医生,医生把他带到家中,教给他法兰克王国的种种风俗习惯。   首先,他必须穿上法兰克人的衣服,衣服又紧又小,远远不如埃及衣服漂亮。其次,他在鞠躬的时候不能把手臂交叉在胸前。如果他要对某人表示敬意,就必须用一只手摘下他头上像所有男人都戴着的那顶黑毡帽,用另一只手往一旁挥动,右脚还得往地上一蹬。当然,他也不能盘腿而坐——这是东方国家的人喜欢的舒适动作,他只能坐在高腿椅子上,让双腿垂下来。吃饭,也给他带来不少的麻烦,因为他必须把送入口中的所有食物先用铁叉子叉上。   医生是个又严厉又凶恶的人,他总是折磨这孩子。如果男孩忘了医生的吩咐,用自己国家的语言对客人说:“您好!”医生就会操起一根棍子打他,因为他应该用法兰克语说:“愿为您效劳!”他不能用自己的语言讲话或者写字,最多只能用它来做梦。要不是那个城里住着一个对他很有帮助的男子,他也许早把自己祖国的语言彻底忘掉了!   这是一位上了年纪却又十分博学的人,会讲许多东方语言,例如阿拉伯语、波斯语、科普特语,甚至连汉语他都懂一点。在那个国家里,他可以算一个奇才。他给别人教语言,别人付给他很多钱。他让年轻的阿尔曼苏尔每星期到他那儿去几次,并且用罕见的水果款待他。老先生真是一个奇特的人,阿尔曼苏尔在他那里感到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他让人给阿尔曼苏尔做了几件埃及贵人穿的漂亮衣服,把衣服放在家里一间特别的房间里。阿尔曼苏尔进来的时候,老人连忙吩咐仆人把他带入房间,让他按照国内的习惯穿戴起来。然后,再让他走进被人称为“小阿拉伯”的大厅里。   学者家中的这座大厅里装点着各种各样人工培育的花木,如棕榈、竹子、雪松等等。地板上铺着波斯地毯,墙边放着坐垫,房间里没有一张法兰克式的椅子或桌子。老先生像一位教授,坐在垫子上,他跟平时判若两人。他用一条精致的土耳其围巾缠在头上做头巾,一把灰白的胡须垂在胸前,快要够到腰带了,看上去像是一位德高望重的人。此外,他上身穿一件织锦睡袍改做的长袍,下身穿一条宽大的土耳其长裤,脚登一双黄拖鞋。尽管他平时爱清静,可是在这些天里佩着一把土耳其马刀,腰间挎一把镶着人造宝石的匕首。他抽着一根一米多长的烟杆,侍候他的人跟他一样穿着波斯衣服,有一半人还把脸和双手染成黑色。   起初,年轻的阿尔曼苏尔感到这一切都不可思议。可是,他很快就意识到,只要能够投合老人的心意,这些相聚的时刻对他是非常有用的。他在医生那里不能讲一句埃及话,而在这里禁止使用法兰克语。阿尔曼苏尔进门时必须首先祝福平安,波斯老先生立即庄重地回礼。然后,他示意年轻人坐到他的身旁,相互间开始用波斯语、阿拉伯语、科普特语进行亲切的交谈。他的身旁站着一个仆人,他们在这一天把他称做奴隶。奴隶手上捧着一本大书。其实,这是一本辞典。老人如果有的词想不起来,便示意奴隶迅速地翻阅辞典,找到他想要知道的词,然后继续讲下去。   奴隶们用土耳其茶具端上清凉饮料。阿尔曼苏尔如果想恭维老人的话,那么,他就得说,这里的一切都像在东方国家一样。阿尔曼苏尔能够顺利地阅读波斯文,这对老人是极其有利的。老人有许多波斯语的手稿。他让年轻人大声朗读,自己则专心致志地跟着读。他用这样的方法记住了波斯语的正确发音。   这就是可怜的阿尔曼苏尔度过的欢乐日子。老先生从来没有让他空手而回。他常常带回去许多贵重的礼物,有钱币、亚麻织品等等,这些东西医生是不肯送给他的。阿尔曼苏尔在法兰克王国的首都生活了几年时间,而他对家乡的怀念却丝毫没有减弱。在他十五岁的那年,发生了一件对他的命运产生重大影响的事件:   法兰克人推选他们的第一元帅当国王和全国的统治者。在埃及时,阿尔曼苏尔常跟那位元帅叙谈、聊天。阿尔曼苏尔从盛大的庆典上虽然看出并且明白城里发生了大事,然而他不敢想象这个国王就是他在埃及看到过的那个,因为那时候元帅还是一位年轻人。   一天,阿尔曼苏尔走在一座桥上。原来一条宽阔的大河把城市分做两半,河面上架设了几座大桥。这时候,他看到一位穿着简易士兵服的男人,此人靠在栏杆上,注视着河里的波浪。这位男子的相貌引起了他的注意,他觉得以前好像见过这个人。他动起脑子,回忆起往事,当回忆的线索终于落到埃及王国时,他恍然大悟,这位男子正是那个法兰克人的元帅,那时在帐篷里经常跟他交谈,还常常善意地照顾他。阿尔曼苏尔不知道这位元帅的真实姓名,但仍鼓足勇气朝他走去,按照国内的习俗,把双臂交叉在胸前,用从前在军队里的方式称呼他:“你好,小班长!”   那人惊讶地回过头来,锐利的目光注视着年轻人,思量了片刻,然后说:“天哪,这可能吗?阿尔曼苏尔,原来是你在这儿吗?你的父亲好吗?埃及怎么样?你怎么会到我们这里来的?”   阿尔曼苏尔再也控制不住了,悲痛地放声大哭,然后对他说:“小班长,看来你还不知道,你的那些老乡,那些猪狗,是如何虐待我的,对吗?你也许不知道,我已经有多少年没有看到我的祖国了。”   “我真不希望,”那人说着,脸色变得阴沉起来,“我真不希望是他们把你带到这里来的。”   “啊,就是他们,”阿尔曼苏尔回答说,“你们的士兵上船的那一天,正是我最后一眼看到祖国的日子。他们把我一直带到这里,有位连长看我可怜,替我向那位该死的医生付了生活费。可是,那个医生经常打我,让我饿得半死不活的。可是,小班长,你听着,”他十分坦率地说,“我在这儿遇上你,那是件好事。你应该帮助我。”   听了这话,那个人微微一笑,问他该用什么办法帮助他。“你瞧,”阿尔曼苏尔说,“我向你提什么要求,这也许是很不合适的。你对待我一直很友好,可是,我知道,你也是个可怜的人。从前,你当过元帅,可你从来没有像其他人一样穿得那样华丽。今天,从你的穿着来看,你的处境也不是太好。最近,法兰克人终于选出了他们的国王。毫无疑问,你一定认识几个可以接近国王的朋友,如陆军元帅,外交大臣,或者海军将军等等,是吗?”   “是的。”那人回答说,“那又怎么样呢?”   “你可以在这些人面前替我美言几句,小班长,让他们恳请国王释放我。当然,我还需要一些钱,作为远涉重洋的旅费。另外,你还应该答应我,既不对医生,也不对那个阿拉伯老教授提起我的事。”   “这位阿拉伯老教授是谁?”那人问。   “哦,这是一个奇特的人。关于他,我下次再给你讲吧。要是他们知道了这件事,我就再也不能离开法兰克王国了。你愿意替我在官员们面前说情吗?请你如实告诉我!”   “跟我来吧,”男子说,“也许我现在就可以帮助你。”   “现在?”年轻人惊骇地叫起来,“现在绝对不可能,医生会揍我一顿的。我必须赶紧回去。”   “可是,你的篮子里装的是什么呀?”男子一面说,一面用手把他拦住。   阿尔曼苏尔涨红了脸,起初坚决不肯让他看篮子里的东西,最后,他只得说:“看吧,小班长,在这里我得像我父亲最低贱的奴隶一样来干活。医生是个吝啬的人,他每天都派我走一小时远的路到蔬菜和鱼市场去,从肮脏的市场女贩子手里买东西,因为那里的东西比城里便宜几分钱。你看,就为了这几条破鱼,为了这一把生菜,为了这一小块黄油,我每天都得走两小时的冤枉路。唉,我的父亲怎么知道这些啊!”   阿尔曼苏尔说完,男子似乎对他的遭遇十分同情,他回答说:“尽管放心跟我来吧。医生不敢对你怎么样的,即使他今天吃不上鱼,吃不上生菜也无妨!放心,走吧!”   说完,他抓起阿尔曼苏尔的手,拉着他一起走了。阿尔曼苏尔只要想到医生,心里就怦怦乱跳,不过,他从那人的言语和表情中获得不少的勇气和信心,于是决定跟他一起走。他挽着篮子,跟着那士兵穿过几条街道。奇怪的是,路上的行人纷纷停了下来,向他们脱帽致意,并且还目送他们走过去。他把自己的看法告诉了他的同伴,那人只是笑了笑,却连一句话也没有说。   最后,他们来到华丽的宫殿前,那个人朝着宫殿一直走进去。   “喂,小班长,你要到哪里去?”阿尔曼苏尔问。   “这是我的住宅,”那人回答说,“我带你去见我的妻子。”   “哎呀,你住的地方真漂亮!”阿尔曼苏尔接下去又说,“肯定是国王赐给你的空房子,是吗?”   “对,你说得对,我从国王那里得到了这套住宅。”他的同伴回答说,领着他走进了宫殿。他们沿着宽阔的台阶走上去,到了一座美丽的大厅前,他叫阿尔曼苏尔把篮子放下,然后和他一起走进一间漂亮的房间里,房间里有一个女人坐在沙发上。男人用一种听不懂的语言跟她讲了一阵,两人发出一阵阵大笑声。后来,女人用法兰克语向阿尔曼苏尔询问了许多关于埃及的事。最后,小班长对年轻人说:“你知道现在最好做什么吗?我想马上带你去见国王,并为你向他求情。”   阿尔曼苏尔吃了一惊,可是他又想起了自己的遭遇,想起了故乡。“不幸的人,”他对两个人说,“不幸的人在危难时可以从真主那里获得勇气。他也一定不会抛弃我这个可怜的男孩。我愿意到国王那里去。可是,请告诉我,小班长,见了他我该下跪吗?我该磕头吗?我究竟该怎么做?”   两人听了这话,又大笑起来。然后,他们再三向他保证,这一切都没有必要。   “国王看上去又可怕又威严吗?”他又问,“他长着长胡子吗?他的目光咄咄逼人吗?告诉我,他是什么模样?”   他的同伴又哈哈大笑,说:“阿尔曼苏尔,我不想对你描述他的模样。你该自己去猜猜他是什么模样的人。不过,我可以给你指出他的一个特征:在国王的大厅里,当他出现的时候,所有的人都会恭敬地脱下头上的帽子;那个在头上还戴着帽子的人,就是国王。”   说完,他拉着阿尔曼苏尔的手,一起朝国王的金殿走去。他们越走越近,阿尔曼苏尔心跳得越来越厉害,连腿也开始不听话地颤抖起来。这时,他们来到门口。一个仆人拉开门,只见里面至少有三十个人,站成一个半圆形,一个个衣冠楚楚,佩着金星勋章。在法兰克王国,国王的大臣都要按照习俗穿戴整齐。阿尔曼苏尔心想,看他同伴的一身不起眼的装束,他一定是这群人中职务最低的一名官员了。他们都光着头,阿尔曼苏尔开始寻找,看谁的头上戴着帽子,因为那人肯定就是国王了。可是,他的寻找是徒劳的,大家都把帽子托在手上,看来国王不在他们中间。他偶尔看了看同伴——咦,瞧吧,他的头上戴着帽子!年轻人大为不解,非常吃惊。他仔细看了看同伴,然后脱下了自己头上的帽子,说:“你好,小班长!就我所知,我不是那个法兰克人的国王,那么,我虽然戴着帽子,却与此毫无关系。可是你却戴着帽子——小班长,难道你就是国王?”   “你猜中了,”对方回答说,“此外,我还是你的朋友。别把你的不幸归咎于我,这是由于混乱的形势造成的。请相信,你将会乘坐第一艘大船回你的祖国去。现在,请进去见我的夫人,给她讲讲阿拉伯教授,以及你所知道的轶闻趣事。这些鱼和生菜我会派人给医生送去的。你从现在起就住在我的宫殿里。”   他,也就是国王,说了这些话。阿尔曼苏尔连忙在他面前跪了下来,吻他的手,请求原谅,说自己没有及早认出他来。他确实没有看出他的同伴就是国王。   “你说得对。”他的同伴大笑着回答说,“一个刚刚当了几天国王的人,人们从他的脸上是看不出来的。”说着,他示意阿尔曼苏尔可以离开了。   从此以后,阿尔曼苏尔生活得很愉快,很幸福。那个他向国王介绍过的阿拉伯教授,他也去拜访过好几次,可是那个医生再也没有露过面。几星期以后,国王召见他,对他说,一条船已经停泊在岸边,他可以乘这艘船回埃及去。阿尔曼苏尔听了心中大喜。没有几天时间,他就做好了一切准备。他怀着感激的心情,满载国王赠送的礼物,辞别了国王,来到了海边,登上了大船。   可是,真主还要长期地考验他,要让他在不幸中磨练意志,因此不让他很快就能看到家乡的海岸。当时,法兰克地区的另一个民族,英格兰人,正在海上同国王的海军作战。他们打了胜仗,缴获了所有的船只。阿尔曼苏尔乘坐的那艘船,在海上航行的第六天,被英国船只包围,并遭到了袭击。他们只好投降,船上的人全被押到一条小船上,和其他的船只一起行驶而去。然而,在大海上航行,比在沙漠中行走更不安全,海上时常有海盗出没,他们袭击船只,杀人越货。航行途中,小船被风吹离了船队,一群突尼斯海盗乘虚而入,他们劫走了小船,并把船上的人全部带到阿尔及利亚卖掉了。   阿尔曼苏尔是个虔诚的穆斯林,所以他没有像基督徒那样遭到残酷的奴役。可是,要回家乡重见父亲的希望却成了泡影。他在一个富人的家里住了五年,为他浇花,管理花园。后来,富人死了,他因为没有亲近的继承人,所以财产被分割,奴隶也被瓜分了。阿尔曼苏尔落到一个奴隶贩子的手中。这个奴隶贩子搞到一艘海船,想把奴隶运到别处高价出售。碰巧我也是这个贩子的奴隶,上了他的海船,在那里遇见了阿尔曼苏尔。我们彼此相识了,他给我讲了他奇特的命运。可是,等到我们靠岸时,我真的成了真主的见证人。我们的船正好停靠在他祖国的海岸边。我们被公开标价出售的地方正是他家乡的市场。哦,天哪,我还得简短地说一句,将他买下的人正是他尊贵的父亲!   听完故事后,阿里·巴奴陷入深深的沉思。他不由自主地被故事吸引住了,胸脯一起一伏,目光灼灼生辉,有好几回,他几乎想打断这个年轻奴隶的话,可是,他显然对故事的结局还不满意。   “你说,他今年二十一岁,是吗?”他问道。   “对,先生,他跟我年龄差不多,二十一二岁。”   “他出生在哪个城市,你不是还没有对我们讲吗?”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那人回答说,“那就是亚历山大!”   “亚历山大!”酋长喊了起来,“对,这是我的儿子。他在哪儿,他在哪儿啊?你不是说,他的名字叫卡埃拉姆吗?他是不是长着黑眼睛和棕色的头发?”   “是的,正是这样。他在忧伤的时候,喜欢称自己为卡埃拉姆,而不叫阿尔曼苏尔。”   “可是,真主啊!真主!告诉我吧,你说,他父亲当着你的面买下了他,是吗?他说过那是他的父亲吗?看来,他不是我的儿子!”   奴隶回答说:“他对我说:‘经历过长期的不幸和磨难,我也应该感受真主的恩德了;这里是我故乡的集市。’过了一会儿,一个高贵的男人从拐角走了过来,阿尔曼苏尔不禁喊了起来:‘眼睛是上天赐予的最宝贵的东西,我又看到尊敬的父亲了!’那个男人走到我们面前,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终于买下了这个遭遇奇特的奴隶。阿尔曼苏尔连声呼唤真主,热切而又感激不已地做着祷告,然后悄悄地对我说:‘现在,我又回到幸福的天堂了,买下我的人正是我的父亲。’”   “不,那不是我的儿子,不是卡埃拉姆!”酋长心痛欲裂地说。   年轻人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了,高兴的泪花夺眶而出,他跪倒在酋长面前,大声说:“那是你的儿子,卡埃拉姆·阿尔曼苏尔。是你将他买了下来。”   “安拉,安拉!奇迹,真是天大的奇迹!”在场的人都惊叫起来,他们急忙奔了过来。酋长却站在那里一声不吭,奇怪地打量着年轻人,年轻人仰起俊秀的脸庞,注视着酋长。   “莫斯塔法,我的朋友,”他对一位年老的人说,“现在,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我看不清了,不知道我的卡埃拉姆的脸上是否还镂刻着他母亲的神态?请你过来,仔细地看一看他!”   老人走近了,看了他很久,然后用手放在年轻人的额上,说:“卡埃拉姆!还记得你在走进法兰克人营地的时候,我送给你的一句箴言吗?”   “我尊敬的老师!”年轻人拉过老人的手放在唇边吻着,说,“那句箴言是:一个热爱真主并有良心的人,即便身陷苦难的沙漠里,也不会孤独的,因为他有两个同伴在他身边安慰他。”   老人听到这话,感激地抬头看着蓝天,然后把年轻人抱在怀里,把他交给酋长,说:“收下他吧!你为他悲伤了十年,他就是你的儿子卡埃拉姆。”   酋长惊喜交加,他不停地打量着重新找到的儿子的脸,毫无疑问,这正是他丢失的儿子的形象。在场的人都为他感到高兴,因为他们都很爱戴酋长。每个人都像是添了个儿子似的。   大厅里好像逢上欢乐和吉祥的日子,响起一片歌唱声和欢呼声。年轻人再次详尽地讲述了自己的故事。大家都称赞阿拉伯教授、国王和每一个收留卡埃拉姆的人。他们一直聚到深夜。当他们离开的时候,酋长送给每人一份厚礼,以表示对这一欢乐日子的纪念。   另外,他还把四个年轻人介绍给儿子,并希望他们经常来看望阿尔曼苏尔。他决定,儿子将来跟书生读书,跟画家一起出去做短暂的旅游,向商人学习唱歌和跳舞,而另外的那个人应该为他提供各种娱乐活动。他们每人也得到一份厚礼,高高兴兴地离开了酋长的家。   “这一切我们得感谢谁呢?”出门以后,他们互相问道,“除了老人,还有谁呢?当初,我们站在这幢房子前,取笑酋长,那时,谁会想到会有今天这个结局呢?”   “我们当时是很容易忽视老人的教导的,”另一个说,“或者干脆把他嘲笑一通,因为他穿得又寒酸,又破烂。谁能相信他就是智者莫斯塔法?”   “真是奇迹!我们不是在这里大声谈过自己的愿望吗?”书生说,“有的愿意旅行,有的愿意唱歌和跳舞,还有的愿意广交朋友,而我——愿意听故事,讲故事。我们的愿望不是全都实现了吗?我不是可以读酋长的书了吗?而且不管是什么书,我都可以读。”   “我不仅可以给他安排酒筵,安排最美好的娱乐活动,而且我也可以一起享用,不是吗?”另一个说。   “我呢,只要我乐意听弹唱,看跳舞,我不是可以直接前去请他的奴隶们为我服务吗?”   “我也很满意,”画家大声说,“以前,我是个穷人,在这座城里没有立足之地,而现在,我可以周游列国,是个幸福的人。”   “对,”大家说,“我们幸好听从了老人的话。谁知道,我们将来会成什么样儿呢?”   他们一面说,一面愉快而又幸福地回家去了。   二、幼儿童话小故事:经典童话故事   天蓝色的摇椅   1   这是发生在土豆和牛一奶一特别好吃的北方城镇的故事。   这个镇外,住着年轻的椅匠和他的妻子两个人。他做的椅子,全都十分结实,坐上去又很舒服。   一天,椅匠做了一把可爱的摇椅。   “呀,真漂亮的摇椅!是谁订的货?”   老板娘一边做着炖土豆,一边问。   “是谁的?告诉你吧,是咱家的。”   “咱家的?可是,到底是谁坐呢?”   “孩子坐嘛。”   椅匠快乐地回答。   老板娘该是快生孩子的时候了。   “你坐一坐看。”   椅匠心情顶好地说。老板娘轻轻坐上摇椅试试。   “呀,真舒服……”   老板娘晃悠晃悠地摇着椅子,出神地眺望天空。   生娃娃的前一天,椅匠目光闪闪地问妻子:   “喏,给那摇椅涂上什么颜色呢?”   “是的,红的好哇。”   老板娘回答。椅匠想:到了明天,就去买刚开的红蔷薇那样的红漆吧。   2   在天空非常蓝的日子,老板娘生了个女孩。   但可悲的是,那孩子是个瞎子。知道这件事后,椅匠慌忙到镇里去请医生。医生诊察了好长时间,说生来就瞎治不好,说完便回去了。   椅匠和老板娘,从那以后老是哭。一连好多天,都在哭。   直到镇里的人们来催快点做出新椅子的时候,两个人的眼泪才终于止住。   3   秋末的一天,椅匠去送椅子回来的路上,忽然,想起了那把摇椅。   “还没涂漆哪。”   他自言自语地说。可是一想起不管涂上多么好看的红色,那孩子也看不见,他就极其悲哀了。昨天,老板娘还说过:   “这孩子,什么也看不见哪。多美丽的花的颜色,水的颜色,天空的颜色,都看不见哪。”   “天空的颜色……”   椅匠反复说。天空是漂亮的蓝色。椅匠坐在枯树下仰望耀眼的天空。他想,如果只能教给那孩子一种颜色,就教给她天空的颜色吧。   这时,椅匠身后发出沙沙的音响,接着,传来孩子的声音:   “叔叔!”   椅匠回头看去,就在身后的树下,一个小小的男孩,象被落叶埋住似的,坐在那里。那孩子尽管小,却使用绘画颜料画着画儿。   “没见过。你是哪儿的孩子?”   椅匠问。男孩眯然一笑:   “我在画画儿哪。”   简直所答非所问。   “哼,什么画呢?”   椅匠蹲在男孩旁边,瞧着图画纸,随后就呆住了。因为图画纸涂着一色的蓝。   “这不是画呀。”   “是画,是天空的画。”   “天空的画?”   椅匠又吃一惊。可是细细一看,不错,那是天空的画。图画纸上的蓝色,跟那天的天空颜色完全一样。   “我明白啦。画得真好。”   椅匠说。那蓝色,越看越跟真正天空的颜色一样。那蓝色,好像要渗进心里。即使闭上眼睛,眼睑里也扩展着蓝色的天空。   “我说你呀。”   这时,椅匠想出了个绝妙的主意。   “能不能把那蓝颜料分给我?”   “为什么?”   “涂椅子。”   于是,椅匠讲了自己瞎女儿的事,而且讲了想教给她天空的颜色。   “知道啦。我给你。不过,今天我只带来这么一些。”   男孩拿起小瓶子给椅匠看。瓶子里,只剩下一点化开的蓝颜料。   “叔叔,明天再拿行吗?”   “啊,行啊。”   “喏,明天要是天气好,我还到这儿来。”   男孩说。   “叔叔,明天早晨太一陽一出来时,你也拿着瓶子和笔到这儿来吧!”   “知道啦。太一陽一出来的话,就拿着瓶子和笔到这儿来。”   这样,椅匠和这奇异的男孩分手了。   4   第二天早晨,从窗户窄缝里射进一道一陽一光的时候,椅匠抱着空瓶和笔,到原野去了。在昨天的树底下,昨天那个男孩正坐在那里。   “早晨好。”   椅匠说。   “早晨好。真是好天气呀。”   “啊,是的。”   “拿瓶子来啦?”   椅匠一声不吭,把小心抱来的瓶子和笔递了过去。   “那么,这就着手工作吧。”   “工作?”   “对,那可是费力的工作呀。”   说着,男孩从衣服兜里拿出一个透明的三角帽子。椅匠一看,慌忙说:   “你呀,我是来分绘画颜料的。”   男孩晶亮的眼睛笑了:   “可是叔叔,您不是想要天空的颜色吗?真正的天空颜色得从天上取呀。”   男孩从另一个兜里掏出一块雪白的手绢,摊在草上。然后,用那玻璃帽子遮住一陽一光。   于是,怎样了呢?白白的手绢上,不是挂着一道小小的、小小的彩虹吗?   “叔叔,用笔蘸着这虹的蓝地方,往瓶子里装啊。”   椅匠拿起笔,一心一意地按照男孩的话做了。   用笔蘸着白手绢上突然挂着的小虹的细蓝条,眼看着笔鼓了起来。把笔拿到瓶口,蓝色的水滴噗哧地掉了下来。   椅匠这样反复了好多次。太一陽一逐渐升高了。   椅匠目不旁视,从虹到瓶,从瓶到虹地移动着笔。积存在瓶子里的颜料蓝色,一点点地变了,有时是紫花地丁的颜色,有时是矢车菊的颜色,还有龙胆草色,鸭跖草色,桔梗色,绣球花的颜色……   突然,绘画颜料红的惊人,很快又变成暗紫色。接着,当那紫色水滴噗哧地掉到瓶子里时,白手绢上小小的虹就消失了。   椅匠拿着装满奇异颜料的瓶子。   四周微暗了。   “这么说,用了一天……”   椅匠惊叫道。   “嗯,所以呀叔叔,你取得了最好的天空的颜色。”   黄昏的原野上,想起男孩可爱的声音。   “谢谢。”   椅匠握住了那孩子小而一温一暖的手。   5   椅匠回到家,赶紧拖出了那把摇椅,用笔蘸满刚弄到的颜料去涂。摇椅眼瞧着变成了漂亮的天蓝色。真是了不起的天蓝色!   6   瞎女孩到了三岁,就坐在那摇椅上,记住了天空的颜色。从那以后,她还知道了这个世界上,最宽、最高、最美的东西就是天空。她还常常这样说:   “瞧,天空中有鸟儿飞去啦。”   “浮着好看的云彩哪。”   瞎孩子能看见天空,这奇异的故事传遍了全城镇。消息传到邻近的城镇,再邻近的城镇。许多人为了看奇异的女孩和天蓝色的摇椅,都涌到了椅匠的家。   7   这是女孩五岁那年秋天的事。   椅匠正在干活儿。老板娘在炖土豆。女孩晃摇晃摇地坐在摇椅上,看着天空。   这时,有谁来了。   “您好,叔叔!”   门那边发出声音。老板娘打开门,只见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站在那里。   “呀,你是哪儿的孩子?”   老板娘问。在男孩回答之前,椅匠从工作场跳出来叫道:   “呀,你是以前的那个孩子!”   他长得有多么大了呀!老板娘也知道了那孩子是谁。于是,她往炖土豆的锅里,加进更多的牛一奶一。   “叔叔,小娃娃呢?”   男孩拉长声音问。   “小娃娃?已经是五岁的女孩啦。”   椅匠快活地指着窗户那边。女孩老实地坐在窗边天蓝色的摇椅上。男孩靠近去说:   “你好!”   女孩转向这边。男孩觉得不说点什么不太合适。   “喏,我……”   这时,女孩的面颊突然放光了,她接着喊道:   “我知道哇!你是给我天蓝色的人吧?”   男孩完全高兴了。过于高兴,深深点了点头后,只回答了一句:   “对。”   后来,围着小小的桌子,男孩和椅匠一家吃了炖土豆。   男孩回去时,椅匠悄悄求他::   “喏,我想教给这孩子花的颜色。你能给我拿来红颜料吗?”   男孩点点头,接着在门口那儿,轻轻对女孩说:   “我是风的孩子。秋天快结束的时候,会吹一点点一温一柔的好风吧?那就是我呀。”   8   初夏,那风的孩子到南方城镇去了。在那里,他看见了漂亮的蔷薇园。于是他想起去年受托的红颜料的事。   一天晚上,男孩挎着大篮子,偷偷钻进蔷薇园,掐掉许多红蔷薇花。篮子满了,往衣服口袋里装,口袋满了,往帽子里装,再趁着太一陽一还没升起的功夫逃走了。   第二天早晨,蔷薇园看守人瞧到红蔷薇全被薅光,惊得几乎晕过去。蔷薇园立刻一騷一嚷起来了。   风的孩子一点也不知道这些事,他下到河滩,在那儿点上火,煮红色的花一瓣。咕嘟咕嘟地煮了好长时间,好容易得到满瓶的绘画颜料。那是红蔷薇颜色的、又粘糊又美丽的绘画颜料。   9   秋天到来,风的孩子小心地抱着那绘画颜料,来到椅匠家。至于椅匠和老板娘怎样欢喜,而且为男孩做了多么上等的炖土豆,就不必再说了。   椅匠赶紧给夏天就做好的新摇椅涂红颜料。等可爱的红椅子涂好时,风的孩子对女孩说:   “这是开在南方蔷薇园的红蔷薇的颜色呀。”   “呀,蔷薇的颜色!”   女孩摸索着,轻轻坐在蔷薇色的椅子上……啊,怎样了呢?女孩站在了蔷薇园红红的蔷薇之中……   啊,这就是红色吗?象暖和的厚厚的盖膝毯子那样的颜色。比作音响,就象是低八度的和音那样的颜色。是深深渗进心里的颜色。这就是红色吗?是红蔷薇的颜色吗?   女孩忘掉了呼吸,入迷地看着红这种颜色。   风的孩子要回去时,女孩说:   “好吗?我希望过年有海的颜色。”   “海的颜色……”   男孩想:这可有点难。   女孩热心地央求。风的孩子点点头,一温一柔地答道:   “做做看。”   10   第二天早晨,女孩坐上昨天的蔷薇色椅子试试。   可是怎么回事?昨天的红颜色看不见了。相反,一朵花也没有的荒芜的蔷薇园,象没有颜色的画一样浮现了出来。椅匠觉察到,昨天椅子涂的红颜料,一一夜的工夫全褪色了。   女孩拼命想在心中浮出昨天看到的叫做红色的颜色。她觉得不会有第二次看到那颜色。因此,她想珍重地、珍重地把那颜色收藏在心里。   11   风的孩子渡海到南方去时,求大海说:   “海先生,想办法把您的浅蓝色送给我吧,我要带给一个瞎女孩。”   海什么也没回答。哗——白色的大一波一浪一洗着岩石。男孩在一浪一线上跑来跑去地央求海。波一浪一哗啦哗啦地洗着他小小的脚。   风的孩子从南方回来时又央求大海。   但是,大海什么也不说。海水是那样蓝,可用手捧上来,却象日光一样透明,绝不会成为海颜色的绘画颜料。   风的孩子站在沙滩上,难过地瞧着海,一直瞧到太一陽一西沉。   哗——哗——哗——……这波一浪一的后面,男孩忽然听见了隐约的歌声。   是海给他唱的,是一支好歌。   12   秋天结束,风的孩子又来了。椅匠打开门,吃了一惊。那男孩子个子竟然长高了五厘米!真的,男孩又高又细地站在门口。如果不是露出白色的双重牙在笑,也许认不清是谁。   “海蓝颜色的绘画颜料,没能得到。”   风的孩子抱歉地说。   “不过,我记住歌啦。”   于是男孩唱起了海的歌。那时出色的哼唱。静静地听去,就象一温一暖而深蓝的海的扩展,波一浪一的光辉,远远的水平线,甚至微微的海潮气味,都能察觉得到。   风的孩子把这支歌教给了女孩。这样,女孩知道了海。   13   女孩坐在天蓝色的摇椅上,唱着海的歌,又等待着秋天的到来。   可是不知为什么,那年秋天来后,树叶都落光了,男孩还没有来。下一个秋天,再下一个秋天,也没有来。   女孩坐在天蓝色的摇椅上,等了好几年。黑色的发辫,长得特别长了。   不久……女孩自己也不知道在等待着什么了。尽管那样,她还是在等着秋天。   女孩到了十五岁。   一天,女孩被老板娘教着,试做炖土豆。她做的炖土豆,越来越好吃,做着做着,味调得很出色。   又过了几年。   少女的天蓝色,渐渐淡薄了。少女坐在摇椅上,拼命要想起什么,要恢复什么。后来,想拿出一件收藏在心里的好东西。那可曾经是好东西啊……忘了收藏在哪里……少女叹息了。   14   一个秋天的日子,有谁在敲门。   门口站着位高个子的漂亮青年。那人说,他是从南方城镇乘船来的。他求椅匠收他做徒弟。椅匠特大欢喜,以后,就每天教给青年做椅子的方法。   青年最喜欢少女做的炖土豆。少女每天都咕嘟咕嘟地炖土豆。   一天,青年在工作场一边做椅子,一面哼哼着好听的歌。听到歌,坐在摇椅上的少女不觉一惊。   是的,是那支歌。是海,是海!   刹那间,少女的眼睛里清楚地看见了天空的颜色,还有那从前珍贵收藏的,一瓣蔷薇颜色——   少女跑向青年,喊道:   “是你呀,果然是你呀,给我天蓝色的人!”   15   不多久,瞎少女成了青年的妻子,成了比谁都知道真正天空颜色的幸福的妻子。   她成了即使长头发完全变白,也仍然能够坐在摇椅上,出神地望着天空的很好的妻子。 外国的童话作品还有哪些
  三、幼儿童话小故事:著名童话故事   从前,有一群小母鹅,它们要到近海的沼泽地去生蛋。走到半路,其中一只停下来说:姐妹们,我要离开你们了。因为我马上就要生一只蛋,坚持不到沼泽地了。   再等等!   坚持住!   别离开我们!   但是,这只小母鹅办不到。它们彼此拥抱道别,约定回来时再见。之后小母鹅便钻进一片树林。在一棵老树下,它用枯树叶搭了一个窝,并生下第一枚蛋。随后,小母鹅去寻找新鲜的草和干净的水做午饭。   太阳落山时,它回到家,发现蛋不见了。小母鹅因此非常失望。第二天,它爬到树上,在枝杈间又生了一个蛋,这样能把它保住。之后,它满意地从树上下来,又像前一天那样外出觅食。回来时,蛋又不见了。小母鹅想:树林里肯定有狐狸,是它吃了我的蛋。   它来到附近的镇上,敲响了铁匠铺的门。   铁匠先生,您能为我造一座铁房子吗?   行啊,只要你为我下一百对蛋。   好吧,给我一个篮子,你给我造房子的时候,我给你下蛋。   小母鹅蹲下一身,铁匠每在小铁房子上砸一锤,它就下一个蛋。等铁匠砸了第二百锤,小母鹅也下完了第二百个蛋,从篮子里跳出来。铁匠先生,这是我答应为你下的一百对蛋。   鹅夫人,您的小房子也造好了。   小母鹅谢过铁匠,把小房子扛在肩上,回到树林中,将房子放在一片草地上。这里正是我的鹅孩子们应该生活的地方:有新鲜的草吃,还有小溪可以洗澡。于是它满意地钻进小房子,关上门,平平安安地生下最后一批蛋。   这时,狐狸又回到橡树下,但再也找不到鹅蛋。它开始在树林中寻找,直至来到这片草地上,发现了这座小铁房子。我打赌母鹅在里面。它心里想着,走上前去敲门。   谁呀?   是我,狐狸。   我正在孵蛋,不能开门。   母鹅,打开门。   不,你会吃掉我。   我不吃你,母鹅,打开门。   当心,母鹅,如果不马上开门,   我要爬上屋顶,   跳一支芭蕾舞,   再跳支拍手双人舞,   踏平大房子和小房子。   小母鹅回答:   你爬上屋顶,   跳一支芭蕾舞,   再跳支拍手双人舞,   也踏不平大房子和小房子。   狐狸跳上屋顶,开始咕咚咚地四处乱跳。可是,它越跳,小铁房子越变得坚固。狐狸气哼哼地从上面跳下来跑走了,小母鹅在后面笑得前仰后合。   狐狸有几天没露面,可小母鹅出门时总是十分小心。蛋都裂开了,生出一只只小鹅。   一天,它听见敲门声。   谁呀?   是我,狐狸。   你想干什么?   我来告诉你,明天有个集市。你愿意我们一起去赶集吗?   愿意。你几点来接我?   随便你。   那么九点来吧。我要照看小鹅,不能走太早。   然后,它们像好朋友那样告别。狐狸已翘一起了一胡一子,认为肯定能两口就把母鹅连小鹅吞进去。   可是第二天,小母鹅一大早就起了一床一,它给小鹅们喂了饭,又嘱咐它们别给任何人开门,然后就出门去赶集了。   将近八点钟,狐狸来敲小铁房子的门。   妈妈不在。小鹅们说。   给我打开门。狐狸命令道。   妈妈不让。   狐狸心想:以后再来吃你们,然后大声问:妈妈什么时候走的?   她一大早就出门了。   狐狸没心思听下面的话,撒腿就跑。可怜的小母鹅已经赶完集,买了东西,正走在回家的路上。看见狐狸跑过来,舌头伸在外面。   我该躲在哪里呢?它在集市上买了一个带盖的大汤碗。这时它便把碗盖放在地上,自己蹲伏一在上面,又把碗翻过来扣在自己身上。   狐狸停下脚步。看,多漂亮的小祭坛!我要祈祷一下。它跪下来对着汤碗祈祷,之后放下一个金币作为献供,方才离去。   小母鹅一点点探出头,拾起金币,然后重新拿起汤碗,飞快地跑回家去,拥抱它的孩子们。   与此同时,狐狸在集市上转来转去,又钻道摊子下面寻找,也没看见小母鹅。不过,我在路上也没遇见它,它应该还在这里。它于是又开始东找西找。集市结束了,小贩们收拾着没卖出的东西,撤掉了货摊,狐狸还是不见小母鹅的踪影。这次它又把我骗了!   饿得半死的狐狸重又回到小铁房子前,敲响房门。   谁呀?   是我,狐狸。你为什么没等我?   天太热了。而且我想在路上会遇到你。   你走的哪条路?   只有一条路。   那为什么我们没遇上?   我看见你了。那时我正在小祭坛里……   狐狸大怒:母鹅,打开门!   不,因为你会吃了我。   当心,母鹅,   我要爬上屋顶,   跳一支芭蕾舞,   再跳支拍手双人舞,   踏平大房子和小房子。   母鹅却说:   你爬上屋顶,   跳一支芭蕾舞,   再跳支拍手双人舞,   也踏不平大房子和小房子。   咕咚,咕咚,狐狸跳呀跳呀,可是铁房子变得更加坚固。   狐狸又有许多日子没有露面。可是有一天,小房子的门被敲响了。   谁呀?   是我,感恩的故事,狐狸,打开门。   不行,我忙着呢。   我想告诉你,星期六有个集市。你想和我一起去吗?   好的,你来叫我吧。   告诉我确切的时间,免得又像上次赶集那样。   七点钟,我不能太早出门。   好吧。接着它们又像好朋友那样道别。   星期六早晨,天不亮,小母鹅就起了一床一,它给小鹅梳理好羽一毛一,又给它们喂了新鲜的青草,并嘱咐它们不要给任何人开门,然后便出发了。六点刚到,狐狸就赶来了。小鹅们告诉它妈妈已经走了,于是狐狸开始向前跑,以便追上小母鹅。   小母鹅正停在一个甜瓜摊前,看见狐狸从远处跑来。逃跑已经来不及了,小母鹅看见地上有一个硬大无比的甜瓜,于是用嘴啄个洞,钻了进去。狐狸转遍了整个集市,寻找小母鹅。它可能还没到。狐狸来到甜瓜摊前,想选个最好的。它咬咬这个,尝尝那个。但是味道都太苦,几乎所有的瓜都被它打开了。最后,它看见地上放着的那个大瓜。这个肯定不错!它在瓜上狠狠咬了一口。小母鹅的嘴正好就在这边,它看见开了一扇小窗户,就吐出一口痰。   呸!呸!真难吃!狐狸叫道,它把甜瓜踢得滚到了一边。甜瓜滚到一个斜坡上,碰到一块石头,小母鹅跳出甜瓜,跑回了家。   狐狸在集市上一直逛到太阳西沉,便又去敲小铁屋的门。母鹅,你说话不算数,没去赶集。   我去了,待在那个大甜瓜里。   啊,你又耍了我!快开门!   不,你会吃了我!   当心,母鹅,   我要爬上屋顶,   跳一支芭蕾舞,   再跳支拍手双人舞,   踏平大房子和小房子。   可是母鹅说:   你爬上屋顶,   跳一支芭蕾舞,   再跳支拍手双人舞,   也踏不平大房子和小房子。   咕咚,咕咚,而小铁房子,晃也不晃一下。   过来一段时间后,有一天,狐狸又来敲门。好吧,母鹅,我们来讲和。为了忘记过去,我们一起来吃顿丰盛的晚餐。   同意,可我没有任何合你胃口的东西可以招待你。   这个我来负责,你只需把它做好摆好就行啦。接着,狐狸就来来回回忙碌起来,一会带来一根色拉米,一会又是一根香肠,接下去是奶酪和鸡,这些都是它到处转悠偷来的。小铁房子于是乎塞满了东西。   它们商定的聚餐日子到了。狐狸为了更有胃口,两天来水米不进:不过大家知道,它想的并非香肠奶酪,而是可以美美地吃上母鹅和小鹅。它来到铁房子前,叫道:母鹅,你准备好了吗?   是的,准备好了,你什么时候吃都行。不过你得从窗户进来,因为放好了饭菜的桌子一直摆到了门口,我没办法把门打开。   对我都是一样。关键是我怎么能爬上窗去。   我扔一根绳子出来。你把绳子套在脖子上,然后我把你拽进来。   狐狸急于吃鹅肉,便把头钻进绳套里,却发现绳套绳打的是活结。越拽绳子,绳套越紧,越蹬腿,越觉得窒息。它被活活勒死了。大睁着眼睛,舌头悬在外面。母鹅还是不放心,它猛地一放绳子,狐狸就直一挺一挺地掉在地上。   来吧,小鹅们,母鹅边开门边说,快来吃青草,到小溪里洗澡。小鹅们终于能吵吵嚷嚷,扑扑棱棱,前呼后拥地走出家门。   一天,母鹅听到拍打翅膀的声音和一声鸣叫。此时已是母鹅们从沼泽地返回的时候了。可能是我的姐妹们!它来到大路上,看到一群母鹅,后面跟着新出生的小鹅。母鹅和姐妹们热烈庆祝,它还给它们讲了与狐狸斗争的曲折经历。姐妹们同样很喜欢这座小房子,它们都去找铁匠让他帮自己做一个。现在依然如此。在不知是什么地方的一片草地上,有个鹅的国家,所有鹅都住在铁房子里,不怕狐狸侵袭。   (锡耶那地区)   四、幼儿童话小故事:其它童话故事   从前,有一片卷心菜菜园。这年发生了饥荒,有两位妇人出外寻找吃的东西。“大姐,”一个说,“我们进这个菜园摘点卷心菜吧。”   另一个说:“可是里面会有人的。”   前一个去看了看。“没人。去吧。”   二人走进菜园,摘了两大捆卷心菜。她们把菜带回家,做了一顿美味的晚餐,于是第二天,她们又去菜园摘了两捆菜。   这片菜园是一个老太太的。她回到菜园,看见卷心菜被人偷走了。“现在我得考虑一下,”她说,“我要抓一条狗栓在门上。”   当两位妇人见到狗时,一个说:“不,这次我不去摘卷心菜了。”   而另一个说:“不要这样,我们买两个索尔多的硬面包,扔给那只狗,这样我们想拿多少就拿多少。”   她们买了面包,当狗还没叫出“汪”,她们便把面包扔了出去。狗扑到面包上,不响了。两个人摘下卷心菜,然后离开了。   老太太朝菜园里望,看到这一惨象。“啊!你让人在你鼻子底下把菜摘走了!做守卫你并不合适。滚开!”因此她放了只猫看着菜园。“当它叫‘喵喵’时,我就跳出来,抓住小偷。”   两个夫人来摘卷心菜,见到那只猫。她们花两个索尔多买了肺,当猫尚未叫出“喵”时,她们把肺扔给它,猫于是闭嘴了。她们摘完菜,离开了,而猫吃完了肺,才叫:“喵,喵。”老太太跳出来,但既不见菜,也不见小偷。因此她生起猫的气来。   “现在我放只什么呢?公鸡!这次小偷逃不掉了。”   两个妇人中的一个说:“这次我不去了,那里有只公鸡。”   另一个却说:“我们扔给它些鸡食,它就不叫了。”   当公鸡啄鸡食时,她们把卷心菜一扫而光。公鸡吃完鸡食,才叫道:“咕咕咯!”老太太跑出来,发现卷心菜都已被摘走,便抓起公鸡,宰了它。然后对一个农民说:“给我挖一个和我一样长的沟。”她躺在沟里,让人把她埋上,只把一只耳朵留在地面以外。   第二天早上,两个妇人来了,她们望遍菜园,也没找到一只活着的动物。老太太让人挖的沟正在她们必经的小路上。进来时,她们没有发现什么,而当她们拿了卷心菜离开时,第一个妇人看见了伸出地面的耳朵,说:“噢,大姐,看哪,多好的蘑菇呀!”她跪下来,开始拔蘑菇。拔呀拔,拔呀拔,她猛地一拽,老太太从里面跳了出来。   “啊!”老太太叫道,“就是你们,偷了我的菜?我要让你们看看!她抓住那个曾拉她耳朵的妇人,而另一个飞快地跑了。   老太太狠狠地抓着她:“现在,我把你一口一活吃了。”   而妇人对她说:“等一等,我马上要有孩子了;如果你饶了我的命,我向你保证,不论生男生女,十六岁时我把他送给你。你同意吗?”   “同意!”老太太说,“你想摘多少菜就摘多少,然后就走吧。不过别忘了你的保证。”   这位妇人半死不活地回了家。“啊大姐,你逃走了,我可有了麻烦,我向老太太保证,不论生男生女,十六岁时都送给她。”   两个月后,妇人生了个小姑一娘一。“噢,可怜的女儿!”母亲对她说,“我把你喂,我把你养,而你最终会被吃掉!”然后哭了起来。   姑一娘一快满十六岁时,去给一妈一妈一买油,遇到了老太太。“你是谁的女儿呀,姑一娘一?”   “是萨培塔夫人的。”   “她把你养得这么大了……你该很好吃……”然后抚一摸一着她,“你呀,拿着这个无花果,把它带给你一妈一妈一,对她这样说:‘你的保证呢?’”   女孩回到家,向一妈一妈一讲了一切。“……她还叫我对你说:‘你的保证呢?’”   “保证?”母亲说,随即便大哭起来。   “为什么哭呀,一妈一妈一?”   但是母亲不回答,哭过一阵之后,说:“如果遇到老太太,你对她说:‘我还小呢。’”   可是姑一娘一已经十六岁了,羞于说自己还小。因此,当又遇见老太太,并听她问“你一妈一妈一对你说什么?”时,便回答:“我已经大了……”   “那就和一奶一奶一来,我给你很多好东西。”老太太说,而且抓住了女孩。   她把女孩带回家,关进鸡笼,并给她吃的,以便她长胖。过了一段时间,老太太想看看她是不是胖了,于是对她说:“听着,给我看看你的小手指。”   女孩抓了一只在鸡笼里做窝的老鼠,把它的尾巴给老太太,而不是她的手指。   “嗯,你很瘦,你还很瘦,我的小家伙。吃呀,吃呀。”   可是又过了一阵,老太太再也忍不住吃她的念头,于是把她从鸡笼里放出来。“啊,你已经很胖了。现在我们把炉子弄热,我想烤面包。”她们做了面包,女孩加热炉子,清扫干净,准备烤面包。   “现在烤面包。”   “我不会烤,一奶一奶一。任何事我都会的,但不会烤面包。”   “那你看我的。你给我拿面包。”   姑一娘一为她递面包,老太太烤。   “现在你拿来大条石盖上炉子。”   “我怎么把大条石弄起来呀,一奶一奶一?”   “我来拿。”老太太说。   她刚一蹲下,女孩便抓住她的腿,把她扔进炉子。然后拿起大条石,把老太太关在了炉子里。   姑一娘一立刻跑去叫一妈一妈一,她们于是成为菜园的主人。   (卡尔塔尼赛达省) 外国的童话作品还有哪些
  五、推荐阅读   幼儿小故事推荐:小学生成语小故事,童谣三百首,幼儿神话故事,幼儿故事,儿童小说,童话小故事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