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benlainj.com

记忆中的农村(一)

摘要:回忆过去农村生活境况

记忆中的农村(一)
  
   王荣伟
  
  
   一农村的房屋
  
   房屋,是人类生活的基本条件之一。任何人,不论穷富,都得有个存身之处。然而,由于社会生产力水平的限制,以及人们的经济条件不同,其住所的差异,也就大不相同。
   这里说说农村的住宅。农村房屋最低档次是“马架子”,它是北方开拓时期常见的栖身之所。架子,是房屋的骨架,一般来说,它应该使用圆木,立者为柱,横者为梁。马架子,则使用细木或枝条紮成把子,捆成“人”字形状,上面再铺上柴草。马架子,高不过2米,宽也不及2米,也就是钻进去避风躲雨罢了。
   土坯草房,是中国农村住宅的基本类型。穷苦的庄稼人,一切都求助于大自然,那些免费的泥土、柴草,是他们建房的基本材料。粘泥加上碎草脱出的土坯,坚硬如骨,只要不被水浸,可持百年。屋顶用各种草类芟铺,稻草可持3年,苇草能挺几十年。说来可怜,土坯草房,采光是个难题,玻璃是要花钱购买的,无钱只好糊纸。窗纸,透光很差,又不耐雨湿;老农想法淋上麻油,则既防雨淋,又增加了透光的程度。至于构筑房盖的木料,则根据主家的经济条件来定规格。小间,是寝室与厨房通连的,一般在20平米大小;大间,或一室一厨的2间,或一明两暗的3间,每间也不过20多平米。
  
   砖瓦房屋算是农家高档的住屋了,砖墙不怕雨水,瓦盖耐久不漏,这类房屋可以传辈几代。青砖的原料也是泥土,但经过焙烧,坚固无比。青瓦的制作原理,与青砖相同。砖瓦的耐久要求木料也需相同强度,这类房屋的木料必须径粗质坚,柱、梁、檩、椽齐全,相应的门窗的木料也得考究。由于这类房屋造价高昂,只有经过几代勤劳积累的农户,才有可能建造。
   农村的小楼,是当代的产物,恐怕是建造者得到农业以外的收入,才得以实现的吧。这样的人家,已经很难算是农户了。这里不再多谈了。
   中国漫长的农业社会,农民始终处在饥寒交迫的状态之下。土坯草房,在长达几千年的时期里,一直庇护着他们,应该算是有着历史功绩,进入历史博物馆的建筑物了。
   2018,08,修改
  
  
  
  
   二热炕头,旱烟袋
  
   在农村,有两样事物最常见:热炕头和旱烟袋。
   北方冬季漫长,热炕头成了人们的最爱。特别是老年人,成天离不开热炕头。他们或是找点零活干,或者七大姑、八大姨,在一起唠闲嗑。火盆,是农村老人的宝贝,它是火炕以外的又一个热源。高粱秸杆烧过,余火未尽,收拢在泥制的火盆里,可以维持几个小时。老人们烤手、点烟,十分方便。
   热炕头上,他们又离不开一件宝物――旱烟袋。有套民谣,说“边外四大怪”:“大姑娘叼烟袋,窗户纸糊在外,反穿皮袄毛朝外,养个孩子吊起来。”大姑娘吸烟还是少见,老头、老太太离不开旱烟倒是事实。
   普遍吸烟,出于什么原因呢?旱烟自家种植,无须花费,用来方便。在农忙时,十分劳累,抽袋旱烟,聊以解乏。特别是农闲时间长,又没有起码的娱乐活动,只好一个影响一个的吸烟了。
   身处剥削、压迫的冷冰岁月中,温热的土炕,给予穷苦农民的温暖,是那样的贴身贴心啊。
   2018,08,修改
  
  
  
  
   三拚将体温孵鸡雏
  
   有张农妇用双手摆弄鸡蛋的照片,绝大多数人以为这她在查数鸡蛋的数目,你们错了,她是在拚将体温孵鸡雏。
   养鸡,是农村最普遍、最易行的副业形式。养鸡通常由母鸡孵化鸡雏,但是个别小门小户没有母鸡,只好由妇女自己做一次小鸡的母亲了。她们把鸡蛋放在热炕上,盖上棉被,以便保持孵化温度。但是,就这些条件,还不能保证鸡雏出生,需要加上人体的温度与血脉。孵化期内,妇女用手抚摸倒弄鸡蛋多次,给未来的生命以温度与血脉。这真是“把我们的血肉化成新的生命”。
   养鸡的过程,,是农村妇女实现诸多希望的过程。家庭购买日用小商品,诸如火柴、针线,鸡蛋可做货币;孩子老人病了,鸡蛋可做蛋羹、蛋汤;走亲戚、串门子,鸡蛋可做礼物;如果场地、饲料充足,养鸡过百,则如同种地一样可以当作主要收入。
  
  
  
   四农户家的妇女
  
   旧时农户家的男人,一年四季下地劳作,妇女们也不轻闲。这里,说的是辽沈一带的情况。过去,农家以伙居为多,一般在两代内不分家。原因与农业生产单位的规模有关。除扛活的以外,只要经营农业,必须有一定的劳力与畜力。二、三个劳力,两匹牲口,正好独立耕种几十亩田地。这样,一个农户,老家长带领二、三个儿子,家中二、三个媳妇,是常见的格局。
   妇女主要承担家务,十几口之家,后勤工作也很繁重。做饭,妯娌之间轮流值饭班,首先要起大早,时间大约在凌晨三点左右,带灯吃饭才能保证天亮干活。至于种园子、喂猪、喂鸡等零活,则另外排班。农活如果大忙,如抢种、抢收的时候,媳妇、姑娘也要下地。
   那时的饭菜,品种单一,难有花样。主食,几乎顿顿是高梁米饭。每顿都是捞饭:八成熟的米饭,再蒸炖一会,硬硬的抗饿。菜类以咸菜、大酱为主,苏油拌咸芥菜条,炒盐豆,这两样顿顿拉不下。春种时节,韭菜、小白菜、小菠菜,很是可口。夏锄时节,园子里的黄瓜、豆角、茄子、土豆,都供上流了,那是最富足的时候了。一入冬,酸菜当家,黄豆也能翻出几个花样--小豆腐、大豆腐、冻豆腐,就连豆腐渣都是好菜。以上这些活计,都是妇女们的任务。
   从一定意义来说,姑娘出嫁实质是劳动力的转移,这是娘家的一个女劳力,转到婆家去了。这也许是娶媳妇被要财礼的一个重要原因吧?
   从经济开支上看,家庭(伙上)负责伙食,年终向各支(儿子和媳妇加孩子)分配一定的金钱。因此,各支的衣服、被褥以及零用,都要自理。在这种情况下,攒小份子,就是必须要做的项目。媳妇的小份子,主要来自娘家,当姑娘时的劳务收入,父母把财礼赠送给女儿,等等。也可以说,姑娘一但成为别人家的媳妇,便只能付出无偿劳动。
   随着时光的流逝,第三代陆续出生,那时一般都有四、五个孩子,这时家里已经是20来口的大人家了。对第三代子女,家里要讲平衡,经济状况差些的,初小毕业,都下地务农;即使条件好些的人家,也不会破格供哪个去继续深造。人口增加,众心难齐,一分心眼,这时,就孕育着分家的危机了。
   第二代男女在分家后,也许起初还有某些幻想,主妇先是有点多年媳妇熬成婆的兴奋,及至掌家过活,才觉得生活的艰难。首先要重新定位生产方式,是出去扛活,还是租地耕种?分家时有些底垫的,还可以继续搭伙种地,没有牲畜的则必定出卖劳力。那时,一个强劳力扛活,能另供4张嘴吃饭。如果租上20亩地耕种,去了地租和种子、牲口饲料等成本,也不过糊上4张嘴。不管咋闹,都是勉强供嘴。分家后的各家主妇,同样操劳,丈夫扛活,妇女在家养猪、养鸡、种园子,紧挠抓。自家种地,从春到秋,家里地里,也是紧护拢。
   由于自然状态的生育,各家陆续增加人口,20多年的时间,又形成一户户可以独立从事农业生产的庄稼户。当婆婆的主妇,没有得到曾经盼望的“清福”,接着要管理那份烦杂纷乱的家事。
   长期艰苦的劳作,大半生粗劣的饮食,过度的无补养的生育,时时压抑愁苦的情绪,削弱了她们的体能,消磨了她们的寿命,使她们从一位丰润的少女变成了干瘪的老妇。也许还有更严酷的境遇在等着她们,当她们年老体衰老伴先逝的时候,在众多贫穷的子女中难以找到落脚的地方呢。
  
   2016,04,17
  
  
   五农村孩子的游戏
  
   在漫长的岁月里,农民是很穷困的,农家的孩子必然缺失儿童应该享有的物资生活与精神生活。缺吃少穿自不必说,图书玩具更是梦中难求。但是,游戏是儿童的天性,他们利用可能得到的条件,玩一些虽简陋但却有趣的游戏。
   女孩的游戏。玩嘎拉哈,是个传统的农村游戏。嘎拉哈,是猪腿骨里的一块小骨。首先介绍一下嘎拉哈的四个面的叫法。古代称法为:骨分四面,有棱起如云者为珍儿,珍儿背为鬼儿,俯者为背儿,仰者为梢儿。近现代的称呼各地区稍有差异,有的叫珍儿、轮儿、坑儿(凹面)、背儿(凸面),也有珍儿、轮儿、坑儿、肚儿等等吧,大同小异。
   跳皮筋,也是用具简单的游戏。三个人一组,二人扯皮筋,一人跳动;然后轮班。有时,借助篱笆等物固定皮筋,二人也可玩耍。
   老鹰捉小鸡,更是不需任何用具的游戏。一人扮老鹰,一人扮母鸡,余者皆为小鸡。捕捉与护卫,具有很大的运动量。
   男孩的游戏。扔坑,是在一定距离外挖一小土坑,然后游戏者每人用铅制圆砣投掷,距坑最近者为胜;然后,胜者用拇指与中指丈量他人的铅砣,联上者需出资进贡。
   野浴,是农村男孩们经常性的游戏运动项目。天一进入热季,小河、水泡,便是他们的极乐世界。狗刨,类似自由泳,人人皆会;踩水,则是老手们的绝技。农村在漫长的岁月里,是没有洗浴设备的,野浴是农民洗浴的唯一机会。
   划冰车。北方冬天时间很长,划冰车是最好的项目。木板拼成车体,下面两个木带算是车脚,车脚上钉上铁条做为冰刀刃以接触冰面。另有两根冰钎,做为滑行的动力。平面的冰,滑行已经很快速,如有斜坡,更是其快无比。
   农村孩子没有任何玩具,大自然提供的免费的游戏设备,帮助他们度过寂寞的童年。
   2018,08,修改
  
  
   六农户的大酱和咸菜
  
   旧时农家生活中有两样重要的东西:大酱和咸菜。大豆烀烂,打成酱块,吊在厨房棚上使其发酵,来年开春用盐水冲兑,再发酵即可。大酱是东北贫民菜肴的基础,沾酱菜是一年四季的看家菜,从野菜到家菜,沾了酱就可下饭。即使是炖菜,大酱也是主要的佐料。在东北,每家都有一口大酱缸,有了它,当家的心里就有底了。
   与大酱同等重要的是咸菜。在世界各国之中,中国北方的咸菜,是最出名的。说来惭愧,我们的咸菜出名不是因为富足,倒是因为贫穷。
   咸菜,就是用盐把青菜腌制咸了,这个“咸度”,是正常适宜咸度的10多倍。从科学角度看,食用咸菜往往摄盐量过大,对人的健康有害。既然有害,为何自古至今,人们却坚持食用呢?究其原因,一个字:“穷”。
   青菜的正常食用,是炒熟炖烂,既为佐饭也为摄入蔬菜的营养。咸菜的食用,只是为了“下饭”,青菜的营养因为量小而且过咸已经微乎其微。然而,从成本上看,咸菜是以少胜多的,这正符合穷人的经济学原则。
   贫苦的老百姓在漫长的岁月里,陆续研制的咸菜品种数不胜数。过去的贫苦农家,都有两口大缸,一口是大酱缸,少年故事,一口是咸菜缸。大酱缸里除了大酱,还有咸菜袋,里面装有:酱黄瓜、酱熟土豆、酱豇豆、酱小辣椒、酱不留克、酱芥菜疙瘩。另一口缸腌的是:咸萝卜、咸白菜、腌雪里蕻、腌芥菜、腌苤兰,等等。这些还怕不足,另有小坛装的是:咸茄子、腌蒜、辣白菜、咸鬼子姜。此外,还有各种酱料,以及腐乳、臭豆腐,都是下饭之物。看了这些咸菜,今天的青年怕要惊讶,这是要“打死卖盐的了!”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