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benlainj.com

【心灵】江南烟雨(散文)

摘要:江南烟雨历来就是徜徉的风景,大婶的故事在诗里行间却是那样深邃,平凡、睿智、勤劳的大婶的江南烟雨永远是一道风景

行走在杂草丛生的小径,依稀记起年少时沿着这条小路,一个年幼的身躯吃力负重着柴禾,为的是帮助父亲减轻生活的压力。一条河总是在少女歇息的时候发出它哗哗的流水声音,像是在助力劳力的少女,又像是在抒发江南至美的风情。
   薄雾袅袅从谷底飘拂,像害羞的女子,慢慢升腾最终缠绕在山峦的半腰。淅淅春雨飘打着飘拂的云雾,打湿了劳作的大婶。满脸褶皱的大婶似乎不觉这春雨的到来,依然躬耕在那块永远青绿的菜地。江南的烟雨连同大婶的故事从这一刻开始铭记在心头至今不能忘怀。
  
   01
   大婶随她母亲嫁过来的时候还没有出生,据说是从河南或者是江西,因为瘟疫大灾,家乡不能养人,大婶的父亲就带着怀有身孕的妻子逃荒,原本瘦弱的妻子病恹恹一路需要照顾,同样是瘦弱的大婶的父亲沿途精心照料,终究没能照顾到大婶出生,大婶的父亲离开她们娘俩撒手人寰。在路人的帮助下,大婶的母亲掩埋了赤条条而去的丈夫。掩埋完丈夫,大婶的母亲又坚持走了很远的路程,来到老家嫁给了大婶的养父。大婶出生没几天,据说是受了风寒,大婶的母亲离开养父和大婶,带着遗憾步入了天堂。从此,大婶和养父相依为命。
  
   02
   算起来,大婶和我是同龄,只是按照辈分应该叫大婶的。在父辈的督导下第一次叫喊大婶的时候,大婶不敢应声,而是红彤着脸蛋羞涩的离开。
   大婶就这样从小和我们一起玩耍、一起放牛割草,待到上学的时候一起上学、放学,总之在老家农村孩子该干的活计大婶从不需要她养父的安排都会主动承担。
   每到寒假放假,大婶又会随孩子们一起来到那条小河边砍柴背柴,因为那是社队唯一可以砍伐属于集体的公山。砍柴、看山、看水、看从半山洞穴中流下的飞瀑;看在丛林间跳跃的山羊、麂子和不知名的野生动物;看潺潺流水和流水触及礁石溅起的浪花;看晨雾凫凫笼罩的河流山川;看飘散的雪花弥漫的乡野……
  
   03
   到了婚嫁的年龄,大婶的亭亭玉立征服了儿时一起成长的好几个男生,可大婶“清高”却一个也没有瞧上。唯一承诺可以考虑的“我”因为又不能“犯上”,大婶终究永远只能是大婶而远嫁江南。
  
   04
   若干年后,因为热爱写作,喜好浏览各地刊物,在江南的一本杂志上读到一首名曰《吹箫女子》:
   月光如水,
   白衣如水,
   箫声如水,
   心境如水,千年的风带不动那串音符。
   岁月浸润着往事沉了下去,
   苍绿浮摇的是相思的苔藓。
   诗作署名是大婶的真名。我很惊讶,儿时一起成长而后远嫁的大婶,我想她一定是历经了许多,所有的故事都在她过后的阅历中;我想,大婶一定是饱经沧桑,用箫声涤荡典故;我想,大婶应该依然如故,骨子里渗透决然的“傲”气还在。
  
   05
   最近的岁月,大婶又回到了老家,翻修了原来的房子,老式的土筑房子被一栋别致的乡村别墅替代。大婶继续种着养父种植几乎荒芜的农田。
   前些年我回家的时候,遇到正在田间劳作的大婶,见面彼此有些木然,而后相互问候寒暄,大婶只字不提她远嫁在外的生活。
   只是说:“听说侄子的文笔不错?”大婶笑着。
   “只是业余爱好,也就一个业余水平。”我说。
   “以后可以请教你了!”大婶依然笑着。
   “实在是羞愧,曾经读过大婶的诗。”我说。
   大婶很惊讶,远在他乡,老家的侄子居然也可以读到自己所谓的“诗”。
   大婶说:“就是那首《吹箫女子》?”
   我说:“写得很好!”虽然对诗我是地道的外行。
   “那是我用心写的。”大婶苦笑。
   我理解,从大婶的字里行间我彻头彻尾的理解。于是我转移了话题:“大婶也喜欢吹箫?”
   大婶笑笑,没有回答。
  
   06
   一个春光明媚的春日,再次见到大婶的时候,大婶刚从地里回来,见我路过,主动招呼,说:“侄子,我写了一首诗你帮我看看。”
   大婶交给我的是一首《又是江南雨季》:
   又是江南雨季,
   全部相思织入斜飞的雨帘。
   枯萎的记忆此刻返青,
   一抹新绿湿润了寂寞庭院,
   不尽淅沥声细细唱出古老的情爱。
   如烟潮气拥着无望也拥着期盼,
   团扇摇不开窗外的流年似水。
   小巷深深候待那把熟识的布伞,
   随风而来有清香几缕,
   扉页后的花魂已在冬季风干……
   读完大婶交给我的还是用稿纸书写工整,写了不少于10年的《又是江南雨季》的诗,我心哽塞。缠绵悱恻的诗句竟让我这个“诗盲”双眼发潮鼻尖发酸。我想:江南的烟雨固然美好,那要看欣赏的心情,大婶笔下的烟雨充斥着苦涩的爱情。
   读完以后,我没有言语,只是伸出拇指做了一个点赞的手势。
   大婶说:“写得不好?”
   我仍然没有言语,又伸出拇指做了一个点赞的手势。
   读过大婶的诗,对于江南的烟雨,此刻又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文人笔下“细雨如丝,薄雾如烟,深巷青石板,小桥流水在岸边,烟波浩渺在江湖”的画卷无论如何也构想不出。倒是冯延巳的《南乡子》:“细雨湿流光,芳草年年与恨长”贴近大婶的“江南烟雨”。
  
   07
   暖春的夕阳,总是在我们还没有感受够的时候下山落地,情感小故事,随即升起的月亮一直悬挂在天空,繁星点点衬托着月的皎洁。勤劳的大婶怕是又在这皎洁的月光下思索着新的诗句,关于她的江南烟雨。
   “飒飒东风细雨来,芙蓉塘外有轻雷”这是李商隐笔下的江南烟雨,而大婶的江南烟雨永远扑朔迷离……
  
   08
   最近再见大婶,我们没有谈诗,而是谈箫。在谈到箫的时候,大婶怡然地拿出那柄尘封已久的玉屏箫,说:“侄子,箫没有故事,我给你吹一曲箫笛吧。”于是,一曲婉转优雅的《江南烟雨》如天籁之音凑响:
   回望过去的烟花落尽
   一声声叹息
   一层层思心遥遥无期
   花再开都存梦里
   泪洒满残衣
   月下孤影弹奏离散的曲
   岁月荏苒又乘风归去
   繁花落满地
   离别的心情总冷凄凄
   点一盏灯听孤笛
   又一幕记忆
   人生如戏
   依旧一人低泣
   江南烟雨画不灭的痕迹
   残香十里可悲独自寒凄
   雨声淅沥
   执伞徒留湖畔还等不到你
   呼喊都在绝望中变得空寂
   江南烟雨念不完的点滴
   守着一句携手相许的情
   今却留我
   独赏残花暮雨多少段过去
   后来的戏写满与你的回忆
   岁月荏苒又乘风归去
   繁花落满地
   离别的心情总冷凄凄
   点一盏灯听孤笛
   又一幕记忆
   人生如戏
   依旧一人低泣
   江南烟雨画不灭的痕迹
   残香十里可悲独自寒凄
   雨声淅沥
   执伞徒留湖畔还等不到你
   呼喊都在绝望中变得空寂
   江南烟雨念不完的点滴
   守着一句携手相许的情
   今却留我
   独赏残花暮雨多少段过去
   后来的戏写满与你的回忆
   今却留我
   独赏残花暮雨多少段过去
   后来的戏写满与你的回忆
   听完大婶的箫笛《江南烟雨》,我已是泪满胸襟。大婶的故事饱涵在这天籁之音中,那简直是一定的,可大婶却始终没有表露。
  
   2020年2月12日于清太坪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