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benlainj.com

【八一】傅老的魅力(散文)

摘要:忽然间想起了已经走了四年的老父亲,心里特别难受,这位如同父亲一般的革命老前辈,曾经是我的导师和忘年交,他将和父亲一样,成为我心目中永远耸立的一座座丰碑。   

【八一】傅老的魅力(散文) 当得知傅家驹老先生离开了我们,心里陡然一沉,脑海里浮现这位和蔼可亲的老革命的难忘往事。
   知道傅家驹老先生很多年了,这位战争年代参加地下党的老前辈一派儒雅气质,不仅在我们宝山区是一位很受敬重的革命老人,而且在整个上海市老干部中也颇有知名度,这位集离休干部、诗人和文学家、社会活动家为一身的老先生,多年来一直勤恳的奋战在弘扬革命传统,讴歌和传播战争年代的热血丰碑精神的第一线,实在令人钦佩不已。
   很早就知道傅老曾经担任过我区的领导干部,文学修养颇高,政治素养颇深,是我区德高望重的革命老前辈。第一次真正接触到傅老的是十多年前,那时我参加区委举办的中青年干部培训班,按照要求撰写党性修养剖析材料,区里邀请了几位老干部来听取我们的汇报,还要接受这些老同志的点评。当时心里就挺纠结,听说这些老前辈都是一些从区级领导岗位上退下来的离休老干部,态度非常严肃认真,点评犀利,不留情面,前几批的学员都被这些老前辈问得脸红心跳出汗,不禁心里直打鼓。
   当我们来到教室时,端坐在正中央的就是傅老,因为曾经听过他的报告,知道他就是傅老,我上下打量着眼前的这位老者。傅老精干的身材一点不走样、不发福,满头的银丝为他增添一份学者风范,和蔼可亲的笑容显得那样慈祥,说话也是慢条斯理的,全然不像那些行伍出身的老军人那般声音如洪、笑声爽朗,更像是一位从事学术研究的学者和专家。
   从主持人那里得知,傅老早年就是在学校里加入了党组织,秘密从事党的地下工作,解放后长期在宣传战线工作,有着很深的造诣和功底。在敬佩之余更多的是油然而生的敬畏,深怕被傅老追问或犀利点评。
   带着这样的忐忑心情开始汇报我的党性剖析报告,我一边报告一边悄悄观察傅老的表情,可傅老根本不看我,只是埋头认真做着笔记,还不时微微点头。
   我汇报完后,主持人请傅老为我点评,我的心开始紧张地跳动着,仿佛做了什么坏事般的不敢正面对视傅老。没曾想,傅老微笑着赞扬我写得很真诚,也很有深度,我悬着的心一下子落下了许多。傅老在肯定我的同时,也指出了我的不足之处和需要改进的地方,最后还谦逊地问我:“你看我这样说行吗?供你参考。”我怀着崇敬的心情连连致谢,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
   一晃十多年过去了,原本和这样的老前辈也没有多少工作的联系,可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重新认识的傅老,更进一步了解了傅老,成为傅老麾下的一员新兵,共同为推动老干部文学发展出力。
   十多年前我完成了父亲革命生涯的回忆录的撰写,想通过一些渠道争取出版,了却父亲一生的心愿。无意中被推荐到傅老任社长的上海金秋文学社,一天下午傅老给我打来电话,说他看了我写的那本《父亲的战争岁月》的长篇军事回忆录,感觉很不错,约我到金秋文学社见面。
   说老实话,这是我第一次听到金秋文学社这个名字,也不知道这是一个怎样的社团,处于对傅老的敬仰,我和夫人一起赶到了位于杨浦区的金秋文学社,在那里见到的傅老和一群平均年龄在七十以上的老干部文学爱好者,从傅老的介绍中我才了解到,上海金秋文学社是由市委老干部局主办的一个以离休老干部为主要成员,反映革命年代题材的文学创作社,这里聚集了一大批颇有文采的老同志,许多前辈更是作协会员,出版过许多专辑,傅老就是多次出版个人专著和文集,在业内声誉斐然,难怪他会出任社长一职。傅老热情邀请我加入文学社,我颇为不解地问:我年纪不大,资格也不够,怎么能够参加这样的文学社呢?傅老一番语重心长的话让我感动,他告诉我,随着年龄的增长,许多老同志身体已经不允许再继续从事文学创作这样高强度的脑力运动了,老龄化趋势不可避免,他真心希望能够有更多像我这样热爱文学、对革命战争年代的题材感兴趣,又会电脑的中青年同志加入到文学社的队伍中来,为文学社增添新的活力和生机。
   感动于这样的老前辈的一片真情和不懈追求精神,我加入了金秋文学社,成为所有成员中年龄最小的一员。
   开始我以为这些老同志只是为了打发和消磨时间,可慢慢我才了解到,文学社的活动还真不少,不仅连续举办诗歌朗诵会,还积极与其他诗会、文学社展开互动,定期进行文学社作品征集和出版,每季度出版一本《金秋文学》杂志,发行量还不小,是许多老同志十分向往和崇敬的社团组织,让我既感动又意外。
   有一年的元旦后我应傅老之约,同他一起参加文学社同企业的联谊共建签约仪式后,曾经有一位朋友问我:“你怎么会是这样一个老干部文学社的成员?”我笑而不语,悄悄指着身边的傅老说:“因为他们就像我的父亲一样可敬可亲,我愿意跟随他们尽些绵薄之力,就算是为父辈们做点小事吧。”
   朋友望着精神矍铄的傅老,诚信的故事,伸出了大拇指,由衷地祝福说:“祝愿金秋文学社长盛不衰,祝这些老前辈永远年轻!”
   我又一次向傅老投去无比怀着崇敬的心情,这就是傅老的魅力。
   如今,傅老走了,忽然间想起了已经走了四年的老父亲,心里特别难受,这位如同父亲一般的革命老前辈,曾经是我的导师和忘年交,他将和父亲一样,成为我心目中永远耸立的一座座丰碑。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