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benlainj.com

【柳岸】在被隔离的日子里(散文)

年底了,我所供职的工厂要搬家,外地工人早已返乡,我作为工厂管理人员,不得不推迟返乡的时间。
   工厂搬完家已经是腊月二十七了,火车票早就订购一空,我准备乘坐长途大巴,就在进入汽车站的时候,被告知:因为疫情防控局势吃紧,所有长途大巴一律停发。
   我赶回住处,房东全家自驾车去安徽老家过年了,一座五层楼空空如也,我只有独守空楼了。
   房东留了一张纸条:“家犬已带走,猫留在家,请帮忙喂养。”一座楼上喘气的就剩我和这只猫了,看来这个年就要这么过了。
   我急忙到超市购买来粮油面肉菜蛋,三条活鱼是给猫准备的。
   腊月二十九,小区进出的路口设置了岗哨,外来车辆一律不能入内。
   大年初一,各大娱乐场所一律停业。文化、旅游场所一律关门。就连我想利用放假休息时间拍摄文化风景照片的愿望也成了泡影。
   封城了,封区了,封街道了,封大院了,防疫战线越拉越长,我的活动范围越来越小,人不能出去,我心可以出去,我通过微信给家人请安,向同学问好,给同事拜年,和好友交谈,与文友交流写作经验。
   我平时总埋怨没有时间写作,现在有空了,没有人打搅,好好写文章吧,于是,一篇篇诗歌出炉,一篇篇微型小说发表,散文就像散落的珠子洒落在我那些群里,浦江作家协会群,浦江网络文化协会群,金华作家协会群,金华网络作家协会群,平顶山作家协会学习群,青州小说创作群,各个文学创作交流群,同学群,同事群,战友群,保健群……几十个群都成了我学习、发表交流的阵地,紧跟防疫形势创作正能量的作品,我不能到抗疫最前线,我可以窝在家里做贡献,我没能捐款捐物,我可以为抗疫英雄称赞,我可以为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呐喊。
   坐在家里写作,时间久了,累了。我包饺子,用饺子在大红筛子上摆出“福禄寿喜团圆”的图案,拍成照片发到朋友圈,为亲人朋友和前线的白衣天使祈祷祝福。用饺子写成“为国守家,抗疫必胜”的豪言壮语。
   为了防止感冒,我把生姜,大葱,大蒜,大枣,紫苏叶,红糖熬成汤,每天一杯三天一锅,还真管用。又把百合,银耳,枸杞子,莲子和冰糖熬汤喝,清肺化痰。绿豆,黑豆,赤豆,薏米做成八宝粥,祛湿解毒。煮红薯,蒸山药,炒土豆……加强营养,健康提高自身的免疫力就是抗疫最好的办法。
   长久窝着,身体越来越没有力气,我就一至五楼上下来回跑,气喘吁吁,大汗淋漓,体会生命在于运动的意义。
   待在家里不见阳光,发白面黄,我就每天光顾楼顶小菜园,浇水,捉虫(蜗牛),施肥,收获青菜,移栽芹菜,把可以移动装满土的泡沫箱摆得整整齐齐,把楼顶打扫得干干净净,我和小菜在一起,在阳光普照下,它长我也长,它长的是个头,我长的是生活的勇气。
   我练书法,同样抒发着我一颗爱国的心,挥笔写下“抗疫必胜,浦江必胜,武汉必胜,中国必胜”的豪言。
   我热爱生活,洗衣服,晒被子,扫院子,擦桌子,包饺子,炸丸子,擀面条……也不忘给那只猫煮大虾,做鲫鱼,猫咪围着我转来转去,好像我就是它的主人。
   年前工作单位发了三箱礼品,还有浦江网络文化协会发的年货也有一大堆,干货慢慢吃,饮料慢慢喝,但是,水果就不能那么从容不迫了,丑八怪越来越怪,新疆梨,橙子,橘子,哈密瓜,葡萄,犹在坚持着和腐烂作斗争,我总是抢救重伤员,刚刚发病的都顾不上,伤一个吃一个,不烂不吃,狐狸的故事,不吃就烂。一天,我突然想明白了,不能吃烂的留好的,吃了烂的烂好的,岂不是吃的全部都是坏的?水果腐烂就像新冠疫情一样扩散很快,说不定哪一个就是病毒携带潜伏者,于是,我把各种水果细心诊断,按照水果的坚挺程度分成四级,强壮派,微软派,犹豫派,投降派。投降派垃圾篓里去,犹豫派争取过来,放到我肚子里保护起来,眼睛盯着微软派,一天检查考核一次,一点都不能马虎。我祈祷好的水果一定要坚持到抗疫战争的胜利。
   抗疫势态依然严峻,浦江已经劝返重灾区回来复工的打工者,外出探亲的返程人员,一律居家隔离十四天。
   我独守空楼二十一天,黎明就在眼前。突然飞来一阵黎明前的黑暗。我听到楼下大门的卷闸门响,缓缓升起。我立即拉开我所在的四楼窗户,探出头向楼下张望,房东回来了,一家四口很快把行李搬进一楼,随后,抗疫工作队的人把汽车消毒,很快一面铁皮墙立在了一楼大门前,因为房东来自重灾区,全家被封门隔离十四天,我也要再跟着延期十四天了。
   我相信房东一家在老家二十多天,要是有病情早就表现出来了。现在回来了,进入金华市和浦江县的防控卡点也会都做检测。但是为什么会被封门呢?
   我打开手机查询,防疫期间不得接触外人,不能和他人一点五米之内的停留,不能在两个小时内,相继使用不通风的箱式电梯。宠物也可能会成为病毒的传播者……
   我立即紧张起来,房东住在二楼他有独立的卫生间和厨房,他们不会上来的,我住在四楼,厨房在五楼,我想我们以三楼为界限,互不来往就行了。房东走的时候把楼顶上的太阳能热水器开关关了,他回来后肯定要去打开,我在房间等着他的脚步声下了楼梯,我算松了一口气。
   我为了防止那只猫上下串通,我闭门不出。为了预防房东突然到访,我把房门加了保险。
   防不胜防,怕什么就来什么,房东敲响了我的门,我不敢开门,问到:“房东,你有事吗?”
   “你有没有用我们厨房的高压锅?找不到了。”房东问。
   我回答:“没有,五楼什么锅都有,你自己找找吧。”
   房东走了。
   几个小时后,房东又敲门了:“我们的冰箱坏了,把这些肉放在你的冰箱里吧?”
   我是躲不过和他面对的情况了,这门,开还是不开,开就失去了防线,不开就失去了信任。
   几秒钟的思考后,我还是把房门打,我从房东手里接过那块还新鲜的肉,房东说:“没办法,我们又要被隔离十四天了。”
   我问:“这肉冻起来吗?”
   房东回答:“不,这几天还要吃呢。”
   我关上门,把肉放在保鲜柜里,心里嘀咕着,这算是粘上去了。
   既然躲不开,就面对,不过就是要少出门,尽量不接触。忙,还是要帮的,隔人隔物不隔心,疫情无情人有情。
   眼下返岗复工潮来临,我们楼上还有云南,贵州,安徽的五户打工族没有到来,如果分别分期回来,都要隔离十四天,那叠加起来要多少天啊?
   我主宰不了大局,就顺其自然吧,我摊开书案,提起大毛笔,写到“坚持就是胜利”。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