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benlainj.com

【星月】买菜(散文)

民以食为天,无论疫情多么严峻,病毒多么猖狂,但还是挡不住市民去菜场或超市买菜和买生活用品的脚步。然而,坏消息不断传来,已有多起病例是在超市买菜被交叉感染,被传染最严重的是武昌胭脂路武商量贩超市,有几名收银员和称菜员被确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这是官方媒体报露的消息,应该确凿无疑。至于有没有市民是因为买菜被交叉传染则只有小道消息,无从考证。但很明显,有没有人被感染,那是用脚趾头都能考虑到的事情。一时间,人们对去超市购物像踏上一次冒险之旅似的,紧张又惶恐不安。
   封城十天后,我家蔬菜早就告磬,每天腊鱼、腊肉已味同嚼腊,而即使这难嚼的“蜡”也不多了,买新鲜蔬菜的事便被妻子和女儿提上了日程。妻子一天絮絮叨叨的是米还可以吃多少天,面条也没有了,冰箱都空了。
   平时买个菜,对妻子来说是异常简单的事。距离我家大约一公里左右有一个比较大的蔬菜市场,叫武太闸蔬菜市场,在十八年前,是武汉市最大的蔬菜批发市场。虽然蔬菜批发整体搬迁了,只剩下一个不到原市场百分之一的菜市场,但还是保持蔬菜价格相对便宜的传统,妻子是那个市场买菜的常客。武汉封城后,菜市场基本关门歇业,武太闸集贸市场也不倒外。再远一点的涂家岭,丁字桥也关了门。买菜似乎只有去静安路上的中百仓储,但发生武商量贩被传染事件后,妻子已不敢去中百仓储购物了,妻子希望能够在路边摊上空旷的地方买菜,这样被感染的机率会小很多。于是,买菜的重任便落到我的肩上,必竟我每天要去距家十公里的地方上班,跑的路多,信息也灵透些。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买菜,日常生活中最简单频繁的小事,搞的像上山打虎似的。
   同事黄友振告诉我,他们小区外有几家卖菜的,每天都有新鲜蔬菜,蔬菜摆在街道边,是露天的,正适合我的要求。
   那天应该是二月四号,天气晴朗,阳光普照,一扫多日的阴雨绵绵,空气中已有春回大地的味道,人也心旷神怡。
   我和同事下班后一起去的,他做向导。到达目的地时,八点一刻,但买菜的人络绎不绝。我匆匆忙忙,也懒得去精挑细选,买了三把小白菜,两颗大白菜,两颗包菜,两把红菜苔,一把蒜苔,一把韭菜,一袋青椒,四根黄瓜,还有一些,也记不全,便催促着买单。人多,我实在不敢多呆。
   同事买了一把菜苔,一把白菜,飞快地离开了,像半夜路过坟场似的。
   我们现在如此的惧怕陌生人,好像陌生人随时随地可以给我们带来危险和意外似的。陌生人犹如鬼魅,我也是别人眼中的鬼魅,都避之不及,我只有苦笑。
   回到家时,妻子不断盘问,这菜什么价,那菜什么菜,我一个也回答不出来。买菜时,我只知道乱装一气,还真忘记了问蔬菜的各种价格,但总价是知道的,微信扫码有记录,八十六元,觉得很划算。这些菜省着吃,够吃四五天了,我一点也不觉得菜贩昧了良心,赚着黑心钱,相反,还觉得菜贩很公道,只是妻子唠唠叨叨着不满意。
   其实,越平凡普通的人越善良,处处闪着人性的光辉,我信任他们。
   我知道,我买的菜肯定便宜不到哪儿去,但在疫情如火如荼的时刻,有人还能坚持出来卖菜,而且没有屯积居奇,坐地起价地把蔬菜卖出天价,已算很不错了。比起某些别有用心宣传双黄连,让许许多多人在药店排队交叉感染的人,其情操高尚的差别简直不止千里呀!那哪是宣传双黄连的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特效药,简直就是谋财害命!
   将心比心,我买个菜,慌慌张张的像逃犯逃避警察追逋似的,三下五去二,花不了几分钟,就闪离了,而他们一整天都得守着自己的菜摊子,为小区市民服务,赚点辛苦钱,良心钱,真的不容易。
   谁家有富裕的好日子这时候不在家呆着躲瘟疫,还出门卖菜呢?
   在这种时刻卖菜的人,也是平凡的英雄呀!但我知道,平凡的人,只是尽力做着自己平凡的事,只要一家人健康、平安就好,谁也不会去奢望自己去当英雄,就像疫情“吹哨人”李文亮,恐怕他也不愿意去当英雄,只愿意在医生这个普通平凡的岗位上开心地工作,平平安安地和妻子、儿女幸福地生活一辈子。
   “黄瓜十元,蒜苔十元,幽默故事大全,青椒十二,藜蒿带叶的十八,大白菜都四块五……”妻子的闺蜜在微信聊天里如是说,说的妻子心慌慌的,赶紧叮嘱我明天再去那儿买点菜回来做储备,她虽然不知道我所买的菜的具体价格,但看着两大袋菜只花了八十六元,又觉得便宜了。
   女人的直观感最强,也最会精打细算的过日子,但人算不如天算,第二天我让她失望了,我没按照她的叮嘱再去买两大袋菜回来,而是空手而回。
   妻子问我,我说忘了,她气的直跺脚。看她蹶着嘴,挂着脸,我仍然坚持着没有道出实情,不是我真忘记了,而是我不敢去了。
   第二天去上班时,同事黄友振便发布了最新消息,他们小区昨天发现了三个疑似病人,今天已封区,出入小区需要出入证,不是特殊行业的工作人员不让进出。我们无法推测那三个病人接触了哪些人,近期是不是也在那几个菜贩那里买过菜,有多少人有可能被传染?卖菜的一家人是否会被传染呢?这病的潜伏期可高达十四天,谁也不敢妄下结论!我唯一可做的是再不去那高危的地方,但这些实情我不敢告诉妻子,怕她本就被铺天盖地的疫情坏消息压得透不过气来的神经,更添一层惊恐!
   是福,是祸,躲不掉!
   回忆我买菜时的经历,我觉得自我保护的不错:买菜时我戴的皮手套,没有直接用手去抓菜。全程也戴着口罩,没说过一句话。和别的买菜人基本保持一米远的距离,买菜时找人少的地方选菜。买菜时间也很短,大约十分钟。回家途中没用手去摸脸,揉眼睛。一进家门就脱去外套、皮鞋用84消毒,然后用稀释的84洗手,最后去冲热水澡。我相信在这一套严密的防护下,我感染病毒的机率微乎其微,多年的保安工作,已让我养成细致、谨小慎微的习惯!
   卖菜的是一家三口,女人体态中等,额头泛黑,戴着一个白色的口罩,看不清脸,也估计不出年龄。男人显得精明干练,眼睛炯炯有神。男人称菜,女人记帐,算帐,收钱,配合的有序、无间。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像穿花蝴蝶似的,在各堆蔬菜间穿梭,这应该是其乐融融,幸福的一家吧!只是我再也没去,不知道那家人还在正常经营吗?他们的生意是清淡了还是兴隆了呢?正好同事休假了,我不得而知。
   我每天下班的途径先由公正路行驶约三站路,左拐进入紫沙路,紫沙路前面直达民主路,但我会在紫沙路中间右拐,转入小东门建材市场瓷砖、石材一条街。那条街逼窄,平时人摩肩接踵,我很少走。现在家家经营户大门上一把锁将军,街道无人,冷冷清清,但这条街上有一户人家在卖菜。平时路过的时候,我都是飞驰而过的,根本不会留心他们卖什么,按我买菜的经验,独家经营的地方一般比有两三家经营的地方贵,当货可以比三家的时候,买的人总是容易得到实惠。现在我没别的选择,也不管菜贵不贵了,非常时期,只要有就好,钱不能当饭菜吃,只有拿出来交换了,才能体现出钱的价值,虽然钱到用时方恨少。
   卖菜的是两口子,女人不胖不瘦,身材娇小玲珑,外套一件暗红色格子花纹的大马褂,用自制的塑胶薄膜制了个防护衣,估计她认为这样可以隔绝病毒。淡紫色的口罩遮住了大半边脸,一双眼睛亮闪闪的,像水灵灵的两颗紫葡萄,看不出神色,但看她称菜,记账,算帐有条不紊,应该是很精明的女人。男人瘦高瘦高的,额头皮肤魆黑,皱纹像被犁刚铧过的黑土地一样沟壑分明,整个人像枯萎的竹竿,眼神麻木地低头弯腰理菜。
   这一回我学的精明些,先仔细问了各种蔬菜的价格,女人一边流利地回答着顾客的各种提问,一边飞速地称菜,算帐,好像指挥千军万马似的自若。菜价和妻子闺蜜微信聊天时报的蔬菜价格几乎一致,她似乎有未卜先知的本领。
   买菜的大多数是和我一样下班的保安员,从身上未褪下的制服可以判断。有几个没穿制服的,但我认识,是同在汉街另几幢写字楼里的保安。有两三位体态雍肿的大妈,在仔细地精挑细选。
   我随便选了几样菜,就准备离开,菜有点贵,我不想买太多,当然,更不想呆太久,还真怕谁身上的病毒生了翅膀,飞到我身上来。这时候有个大约六十岁左右,印堂发红,制服光泽暗淡的保安在骂人,骂那卖菜的女人黑良心,赚昧心钱,他买了一整块生姜和一点干蒜头,报价是十元一斤,一共三十九元,嫌贵了。女人听着并不恼,没有怼回去,而是耐心地解释着,说蔬菜进价也高,她们已是尽力薄利多销。那位保安像一拳打在棉絮上似的,见没遇到如岩石般硬的还击,自觉无趣,骂了两句,讪讪地离开了。
   我知道卖菜的人不容易,这时出来卖菜的,生活哪有轻松的,看那男人的神情,像大病初愈似的。我也知道那骂人的保安也不容易,像他那大年龄的,一般是给小区看门的,工资不会很高,应该两千左右。低收入者普遍对菜价敏感,当菜价在超出了自己生活的承受范围之内时,往往易怒,不能够设身处地地换个角度考虑问题。
   我看见一个蓝色的塑胶套里有分解好的一道道的猪肉,一道大约两斤左右,顺便问了一下价格,答四十五元一斤。想了想,妻子会嫌贵,没买,我的收入也不高,并不能随心所欲地安排自己的生活。
   人没进家门,放下菜,便去米行看看,碰碰运气,看有没有留守武汉而开门了的商铺,家中的米“多乎哉,不多了。”米行在井岗,叫井岗粮油批发市场,远远地就看见市场的大铁门紧闭。我也没回头,直接前行,在晒湖路口左转,进入静安路,静安路上有个大型的中百仓储,抱着一线希望,不把它漏掉。很遗憾,也关着门。
   “有心栽花花不活,无心插柳柳成荫”,静安路上一家微型超市,卷闸门半开着,那是一个家族式经营的小超市。麻雀虽小,肝胆俱全,我进去的时候,蔬菜品种不少,打好包,码放的整整齐齐,一位柜台上堆着五公斤一袋的软香王大米。我清楚这大米软而糯,不涨饭,不适合妻子口味,但此时也只能从权计议,顾不了那么周全,我打算买个三包。
   店里没有顾客,只有三个服务员在忙碌,一问,不对外经营,只在网上售卖。正失望着准备离开,却被店家喊住,告诉我可以扫码关注本来鲜会员商城,成为会员后可直接下单。
   一番操作,登录商城,蔬菜价格让我惊喜的便宜,原来商城在网上做活动,支援武汉抗灾,蔬菜价格保持平价供应。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虽然支援的方式不同,但不管哪一种支援,总让灾区的人们看到希望,感受着人间温暖。
   我下了一单黄瓜,一单金针菇,一单米,不敢贪多,我想,还有好多更需要帮助的人等着下单,特别是米,不知有多少家庭正需要。
   米是未发疫情前的价格,三十五元一袋。
   病毒无情,人间有情。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