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benlainj.com

【八一】一位母亲写给文亮的信(散文)

摘要:你没有错,错在这虚假的世界容不下一句真言!错在这肮脏的灵魂容不下这纯正的人格。这个世界不配有你!你是上苍的使命者,是人间的受害者。你为自己的真言献身,扺抗了谎言。实属可歌可泣!但愿我对你说的话,健在的孩们会听到,并且引以思考。警防便成概念化的木僵人。人格分裂的两面人。找不到自我的空心人。在庞大的机器中变成一堆冰冷的零件。眼耳鼻舌都不属于自己。

【八一】一位母亲写给文亮的信(散文) 文亮,亲爱的孩子:
   我是一位母亲,我的孩子比你大三岁,所以你也该是我的儿子辈,悉闻你以身殉职,我在窗前呆坐了一天,什么也不能做,什么也不想说,望着愁眉不展的天空,望着死一般静寂的楼前楼后,只是默默地流泪,这也许是天下母亲的本能吧!直至此刻,庚子年2月8日傍晚,我才把拥挤在心里的话想要对你说。
   天下的母亲都希望子女们好,不一定非要成龙变凤,只希望他们正直、勇敢、善良、诚实,健康快乐地活着。可是越来越恶劣的人文环境,使这样的品质越来越难以存活,越来越多的子女被世间的恶习作弄、欺骗后,变得世故圆滑,顺从妥协……
   是的,如果所有的人对虚假、教条、麻木习以为常,那个指破皇帝新衣的孩子就是错的。你仅仅是在聊天中说了一句医生该说的平常话、实在话,却被训诫,封口,示众。那时你的内心一定如房倒屋塌般的绝望吧?你纯真的眼睛一定装满了大困惑!你一定无数次地叩问:我错了吗?我错在哪里?仅仅是让朋友和家人加强防护,注意安全。丝毫没有恶意呀!难道朋友之间聊天也要动用法律治罪吗?34岁的你,一定是首次遭受错谔吧?可你还是签字画押保证自己封口。
   是人谁不讨好这个世界呢?世界可以没有任何一个生命,但个体生命却离不开世界,无论它多么肮脏。因为人要在世上养命。其实,讨好不是天生媚骨,而是对世界还有信任感。亲爱的孩子,品牌故事,我想告诉你,人间的机器是怎样一点一点掏空了人心的本真。当一切都政治化,你便成为政治的物种。不瞒你说,我也有过无数次的错谔,把我变成了一个硕大的“困惑袋”。
   我记得,那时我也不过是小学二年级学生,学校隔一段就要来一次忆苦思甜,给我们忆苦的是谷糠窝窝头,基本上粘不成块,仰仗成块状,是放进一些红薯叶子,这种植物发粘,于是就叫:“薯叶‘面’”窝窝。我排着长队,急不可待地领到一块,如获之宝,狼吞虎咽地吃起来,贫协会主任问:好吃不好吃?我头也不抬地回说:好吃!
   其实那时我很饿,饥不择食,每天薯叶面窝窝能吃饱也就心满意足了。结果贫协会主任很重地喝了我一声:玉茭面窝窝吃白肚皮了?糠面窝窝好吃,你是想重吃二遍苦,重受二茬罪,重回旧社会吗?我塞了满嘴的糠面窝,怯生生地望着神祇一般的贫协会主任惊下不动了!所有的人都围上来看我,我两眼涌着泪说:我们家很少吃纯玉米面窝窝,我饿,所以说好吃,我没有想要重回旧社会呀!
   贫协会主任很生气,说忆苦不能思甜,白浪费了这些谷糠。就把我交给老师要让好好训导。老师把我领到办公室,说你不应该说好吃,应该说不好吃,但为了牢记血泪仇我爱吃。
   哦……一个八、九岁的我,只会服从本能,哪会说出这么妥帖的话呀?其实我并不知道,那时候我们的话语就开始制度化了。你不能按本心说话,得符合集体模式。这是我遇到的第一次错谔。
   第二次错谔也发生在童年。那时候,我在那个小村庄比较扎眼,我的父母因为革命顾不上带我,就把我交给乡下的姑姑。乡村排外,叫我是小侉。因而倒霉的事总落在我头上。因为刻骨铭心,所以记得很深,这一次内心近乎流血。那时候人人争当毛主席的好孩子。我更想当毛主席的好孩子。因为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河深海深不如毛主席的恩情深!天大地大不如毛主席的恩情大,我深信不疑。于是拚命讨好世界。我放了学天天为集体积肥,我每天回家让代管我的姑姑、姑夫饭前挥着毛主席的语录本,早请示、晚汇报,祝毛主席万寿无疆!我姑姑听不清万“寿”无疆,总喊万“世”无彊,对此我还威胁她再改不过来,你就是反革命。姑姑每到万“寿”就异常慌乱,只怕说错被我扣上帽子。可是呢,我都这样忠于党和毛主席了,在那个秋天,全校同学排着队兴高采烈要加入红小兵(红小兵是红卫兵的后备军),我为当上红小兵一早就起床到学校去了,甭提有多么兴奋。当时一切无序,只领红小兵袖章必须按班极排队。我不时跳起来望一眼前面的队伍,好不容易轮到我了,我却被老师拉出了队伍,我再次怯生生望着老师。
   老师说,贫协会说了,你不能当红小兵。
   啊?我再一次产生极大的错谔。我哇地哭了。我说为什么呀?我非常忠于毛主席,我天天祝毛主席万寿无彊,我肯定是毛主席的好孩子,我要当毛主席的好孩子!
   老师说,老师做不了主,你家庭有问题。
   我当时觉得只要是红小兵就是毛主席的好孩子!大家都是毛主席的好孩子,就我不是。我真的很伤心,打击是致命的。后来大人们告诉我,父亲成了走资派、反革命,所以贫协会不让我当红小兵。这使我从此不敢理直气状地做人,从此不敢回答很多问题。父母不在身边本身没有安全感。可是我又不能当毛主席的好孩子就更加恐惧了。我看到小朋友在搭伙玩,我却不敢加入进去。我初次知道,人是有类分的。少数人就一定是有错误的。那错误是时代强加给我的。现在想起来,那时候我就是局外人。
   后来渐渐长大,做什么事说什么话都要预先排演,只怕说错话做错事,拚命讨好世界,成功地变成了顺从的小绵羊。有人把正确的思想年年月月输入大脑,我已经不会思不会想,无条件地把脑袋安装在他人的肩膀上。我乐此不疲,还并不觉得自己是“无脑人”。我并且学会了豪言壮语,参加了工作干什么都充在前头,做什么都要加上革命二字。比如革命的爱情,革命友谊,革命的家庭,革命的思想……其实革命究竟是什么法宝我也没想过,因为当时习惯这么说,不这么说就是不革命或者是反革命,起码是落后分子。只要手握“革命”二字就会壮胆前行。“假大空”就是这么造就的。有现成的说法,现成的概念,不必多想,你只要钻进套中循规蹈矩就基本安全了。我们一直是套中人却并不自知。我们这一代人的本真就是这么一点一点掏空的。
   好在八十年代思想大开放,我突然想说说心里话了,但还不会思想,我选择了诉说。把本真的心灵诉求:“爱与尊严”书写出来,人性与社会的冲突自然凸现。这个也不是我有意识的,只是本能的需求,因为真实就能揭示出别人不一定写出来的真实。
   学会思考是个漫长的过程。苦难产生思想,与学历无关。积累了思想就有了辨识,非常渴望做一个真实的自己,厌倦了过去的虚壳子。想哭就哭,想喊就喊,想笑就笑,不想说大话只想说真话。再不想外表微笑内心哭泣,假装坚强。告诉世人我需要真诚需要爱!有了爱才有尊严!于是我有了勇气反叛虚假,反叛人格分裂,反叛道德堕落,敢于对恶势力说一声:“不”。但这样已经出局了。当你的思维冲破了集体意识的桎梏,一意孤行去守护一块私己空间,走着走着就掉进坑里了,说着说着就犯了错误了。我突然意识到:独立思考对于个体生命原来是个危险。这也是我最近的错谔。于是我沉默了!
   亲爱的孩子,你的出现,你的亡失,再次撕裂着我的心!突然想说很多话给你听。我想要告䜣你的是:肆虐的狂风会把人格扫荡!尽管我们每一天都在警惕灵魂丟失,可一不小心就被洪流卷走流浪失所。在人间这个庞大的机器中谁又能独善其身呢?
   无疑,你是这个民族的好儿子,发现有危险,吹响了第一声哨。那时你是本真的,是诚实的,是善良的,是发自内心的声音,没有犹豫,没有想到会有危险!可你被传唤时视为“谣言”。通过训诫,你写下了“明白”两个字。
   亲爱的孩子啊,我很想知道你明白了什么?你明白了原来说一句真话也要制度化?连朋友聊天也要法律审查。是这样吗?民众说你是英雄,可我更觉得你是发出警报的先知,是怀着对人类的悲悯发出的呼号。然而,人间的无知者要你封口,你不得不闭嘴。那么,假如你活下来,再有危险会“明白”天塌下来有“大局”扛着,那怕人命关天“步调一致”高于一切吗?你会从此放弃公民说话的权力吗?我不是指责你孩子,我是说,人间的机器就是这样一点一点绞杀勇敢,消耗真言。最终,顺从、妥协放弃内心的原则,从而随波逐流……
   如果不是封了口之后封城,瘟疫大面积席卷全球,你的“谣言”迅速成为真言。你的亡失也不过和普通的疫民一样,走得悄无声息。但上苍就是要还你清白,造物主给了人的嘴不仅仅是吃饭,最大的功能是说话!而上帝要求人类说话的第一要律就是:杜绝谎言,做一个诚实的人。而世间谎言遍布。如果制度只听权威的假话,草根连真话也不许说,那就只好全民封口,全城封闭,工厂关门,学校停课!“可控可防,人不传人”造成一城血泪,遍地患难,谁能承担起如此重大的罪责?世界如同停顿的钟摆,街空了,人静了!我不知道这种静寂,会不会唤起国人的思考,让官僚、教条、板结的风气从中取得教训,还民众以天赋话语的权力。
   亲爱的孩子:我的叩问,你一定还没有来得及深思。我们这一代人遭到无数的错谔,心灵制度化,思想制度化,我们被板结成概念的物种,但已谢下了人生的帷幕。你辈正在相遇错愕,而勇敢,真实,又是多么至关重要。如果再不反思,难道让子子孙孙遭受错谔吗?不该说的不要说,不该听的不要听,不该看的不要看,凭任真假混淆,对了也是错了,努力成为瞎子、哑子、聋子……那么,国民精神从何崛起?
   亲爱的孩子:你的“明白”成为省略号,留下了永久的悬念!
   可是孩子啊,你没有错,错在这虚假的世界容不下一句真言!错在这肮脏的灵魂容不下这纯正的人格。这个世界不配有你!你是上苍的使命者,是人间的受害者。你为自己的真言献身,扺抗了谎言。实属可歌可泣!但愿我对你说的话,健在的孩子们会听到,并且引以思考。警防便成概念化的木僵人。人格分裂的两面人。找不到自我的空心人。在庞大的机器中变成一堆冰冷的零件。眼耳鼻舌都不属于自己。
   孩子,你不能枉死!万众祭奠,用特殊的方式为你照亮前行的路,其实,是你为民众点亮了一盏心灯。历史一定会记住你的名字,记住你曾经为苍生说过话!你成就了圣人那句话:死而不亡者寿!
   安息吧孩子!我自言自语唠叨了这么多,但愿没有打扰你!当你站在奈何桥上,回头观望黄土高坡时,不要忘记一个母亲深切地对你说过的这些话。你一定会乘愿再来的,而且是“勇敢”为你开道,“真话”是你的行囊。从庚子年开始,借你的力量拒绝谎言,做人从说真话开始,修心炼性恢复民族的元气,这应是全民族的中国梦!当以永久的期待。
   亲爱的孩子,一路走好!
   此致。
   敬礼!
   陈亚珍
   2020年1月8日晚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