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benlainj.com

【星月】北方小镇(散文)

我生在一个北方小镇,这里虽然有着北方特有的清冷与孤傲,但更多的还是悠然自得的安闲,还有向阳生长的温暖。
   说起安闲与温暖,大多数人会想到南方。其实世间每一个形容词语都可以有很多载体,即使你会觉得不可思议,但只要适合,便是恰当的。我的小镇从清晨各家店铺里陆续亮起的灯光开始,就染上了淡淡的诗韵。店铺里的人还睡眼惺忪着,却不会抱怨。开门迎客,迎来送往,在他们眼里,已经不仅仅是一份维持生计的工作,也早已成为了陪伴自己的一种恒久的习惯。街上只有一家超市,规模不大,还有一些更小的菜店和副食商店。这里离旅游区近,会有一些外来游客光顾,所以兴起了一些宝石店和特产店。小镇人本地人不多,夏季旅游旺季会光顾许多外来游客,冬季人就少多了。我常去我家附近一个店铺买菜,店主是个中年阿姨,有时我买水果拿不定主意,她看我举棋不定的样子,就会给我一些建议,比如这箱橘子更甜,那箱橘子价格更优惠之类的。在生计与无私之间游刃有余地游走,我喜欢这些小镇上的人。
   我常常想,千百年前,小镇里的人又会是什么样子的呢?我曾去小镇广场看壁画,去时那里已有一些人,戴着墨镜,衣着华丽。在我们这这些身着现代精制衣衫的人面前,石壁上粗布长衫的古人显得有些朴素与简陋。古人身旁刻着一篇字,“鬼斧劈地,神工开天,天生圣水,地涌热泉……。”从古时起,小镇因一座休眠火山而有了从地下涌出的温泉。沐浴此温泉可以美容养颜,对风湿,关节炎等多种疾病有良好的疗效。从古时康熙乾隆皇帝来此沐浴为之题字赞颂,到现在四面八方的游人都来这里沐浴疗养,好像小镇里的一切都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游走,改变,重塑,但其实小镇人那份与人分享的善良一直未变。
   小镇马路旁有一所小学,因为学生少,平时在校园外的马路上很难听得到读书声。镇上原来有一所中学,后来合校到其它地方了。而小镇上的餐饮与宾馆很多,夜晚如果沿着马路走,会看到许许多多被灯串点亮的高楼。看过几座我就会转过头来,因为那种五光十色好像是能刺痛我的眼睛。还记得有一次我去小镇规模最大的一家商店买菜,选好了菜正要称重算账时,来了一位男人。男人是来给孩子买字典的,店主就这样把我丢下,去给男人介绍字典的种类。我听着大概是在说三年级的大本字典,一年级的小本字典,纠结买哪个。估计得过了5分钟左右,男人终于挑完了。我看了看我买的许多样水果与菜,估计也得三四十块钱,而男人最后只买了一本小字典,十多块钱。男人买了字典后松了口气,感人小故事,高兴的离开了。老板一边开始一样一样的给我清算,一边对我说:“抱歉啊久等了,他家孩子等着用呢。学习重要,你说是吧。”好像一个气鼓鼓的气球一下子瘪下来,我轻轻笑了笑,:是啊,没关系的。”所以,并不是所有充满灯红酒绿的宴会的地方,就不能有坚定执著的读书声。只是宴饮的声音喧哗,所以我们没有听到读书声罢了。
   我从小喜欢读书,可我觉得一直以来自己很像一个在饭局里读书的人。我喜欢的,我坚持的,都是别人眼里最不值钱的东西。就像我的小镇一样,它想在平淡生活里找寻快乐,它想在匆匆世间留下自己简单美好的回忆,可是像那种习惯了霓虹灯下的灿烂的人们,谁会理解这份努力呢?
   很多时候我们的努力并不是为了被人理解,而是为了让自己发自内心的舒服。在我读小学的时候,小镇邮局门口有一个黑洞洞的东西,我每天从那走过,一直在琢磨那是什么。直到有一天我的班主任老师交给我一封信,让我去帮她投到邮筒里。于是我才知道那个黑洞洞的东西叫做邮筒,也知道了有一种联系方式叫做寄信。当我把一篇语文习作寄给一个亲人时,我说不出心里什么感觉,快乐,兴奋,还是冲动或者期盼,都不足以形容我当时的心情。很多年后我再想起这个场景,依然不会觉得自己幼稚,反而会庆幸自己依旧有一颗和当时一样的心。
   几年前小镇拆迁了一个村落,建造了一所别墅群式的疗养宾馆,去年开始试营业。我常常去那里散步。有时从下午两点多阳光正好的时候开始,一直走到傍晚太阳落下山去。温和的阳光洒在一处处屋顶上,然后错落有致的散在石子路上,草坪上,我的鞋尖上。
   听说这个新建的宾馆营业量不是太好,但我相信以后一定会有一天,当人们厌倦了酒杯碰撞的嘈杂声音,开始渴望一种心平气和的宁静的时候,就会开始爱上这里了。
   也许,这才是小镇真正的模样吧。
   雪小禅形容南方小镇,“最重要的,是有前世今生的气息。”
   那么我来形容我的小镇,便是:“最可贵的,是那不忘初心的爱与温暖。”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