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benlainj.com

【风恋】月光洒在我家小院(散文)

摘要:儿时农家小院的记忆

深秋的月儿把一屋斑驳的碎影印在小院里,伴着朦胧的夜色,悄悄地升起。父亲“哧哧”地磨镰声、哥哥“咣咣”地敲打声、二弟“啪啪”地珠算声、小弟“朗朗”背书声、母亲“铛铛”敲盆喂猪声……这欢快的音乐随着“汪汪”吠声已远远地飘在夜色里。
   “呦,你们家好热闹啊!”伴着声音,二姐“咯咯”笑着走进我家小院。
   “快去给你二姐搬个板橙……”父亲说。二姐坐在月光下。笑着说:“二叔,你们明天先收哪块地?”
   “我和你大兄弟去大地割稻子,你二婶带上你妹妹弟弟们去拾棉花。”父亲说。
   “你们家的稻子长势很好。刚插上秧那会,都说你家插的太稀,浪费地。可,到现在一看,你家稻子发根最多,稻穗沉甸甸的。关健,幼 儿小故事,这次刮大风,下大雨,竞一点没倒。”二姐笑着说。
   “我在学校忙,地里的活主要是你大兄弟干的多。”父亲指着大哥夸奖道。
   “我这都是在农业科谱知识上学的,结合实际,科学地施肥、打药、合理浇水、除一草。”哥哥又说选种是关健。
   二姐接过话:“都说你是种地高手,将来肯定是队里种地老把式。把你种地学问教教我哈。”
   “你拉倒吧,谁不知道你二姐才是种地理家高手呢。你在农技班学的都用上了。平时空闲还养鸡养猪搞副业,自己都把嫁妆,缝纫机,收音机,手表买好了,没要男家一分。”哥哥羡慕地说。
   “他二姐,你今年冬天出门子,二婶我拣好棉花留给你,到时候给你做床被,作为添箱,行不?”母亲笑着问。
   “那更好了二婶,我先谢谢你了。”
   “我们要吃喜糖喽!”我带两个弟起个哄。
   “一边玩去,大人说话小孩听哈。”二姐也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你们听说了吗?”二姐神秘地问。
   “什么事?快说,别卖关子了,二姐。”哥哥和大家都抬头看着二姐。
   “东头懒汉哥秋后要结婚了。”
   “真的吗?这家伙能干,懒汉不懒呀。”父亲夸道。
   “二叔,懒汉懒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在生产队,吃的都是大集体,出工不出力,每天上工,队长都跑到他家去喊他,后来队长叫他懒汉。”二姐喝了口水又道,“他自从分了地,干劲也上来了,除了种地,养殖,他还做起小买卖。现在成了咱村第一个万元户啦。”二姐绘声绘绝地讲着,我们都高兴得听着。
   “以前生产队,他每年工分挣得最少,吃了上顿没下顿。没有哪家姑姑肯跟他。现在可不一样了,能干,会干,不仅能娶上媳妇,而且还盖了三间青砖瓦屋。”
   “还是国家政策好,把大家的积极性都调动起来了。人勤地不懒,政策好了人不懒。”父亲意味深长地说着。
   “是的,二叔。”
   父亲抬头看了看天,扭头瞅了瞅哥,“今年收了粮食除了交公粮外,剩余的吃不完卖掉。也给你大兄弟盖三间浑青屋,你给他说个媳妇。”
   哈哈……哈哈……引起一院子笑声。
   “这事我包了,到时候得有三大样哈。二婶子,你得给我买鲤鱼吃。”二姐爽快回答。
   “行,你个小财迷。”母亲高兴地嗔骂了一句。
   大家就这样笑着说着,你一言,我一语。开心地懂景着明天,描绘着将来。月光悄悄地移出了我家小院。声音渐渐地平静下来。望着二姐的背影消失在月色中。我心里想着刚才的情景,心里甜滋滋的。想着天明,盼着长大,明天会更好!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