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benlainj.com

【柳岸】老人,让人牵挂的落日夕阳(散文)

摘要:很幸运,能在母亲耄耋之年陪侍在身边,但老人日渐衰老的身躯还是让做儿子的心怀不安,那晚,我想到了与母亲一样的王老太,程爷,柱爷,传爷。老人的落日夕阳,让我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柳岸】老人,让人牵挂的落日夕阳(散文)
   一
   自父亲去世后,我与大哥便轮流伺候年近九十的母亲,这月是我照顾母亲的第五天。五天来,看到母亲日渐衰老的孱弱的身躯,我内心不由一阵揪心与心酸。本是硬朗的身体,怎么说不行就不行了呢?是当儿子的照顾不周,还是母亲确实老了?
   母亲明显的变化就是腿脚的不灵,柱着拐杖走路都显得弱不禁风,如果不随时跟着就有跌倒的危险。原先的耳聪目明,也变得眼花耳背,眼角内不时溢出白白的眼屎,健忘,说话有些颠三倒四了,更为提心的是,昨天晚上竞开始尿床了,我心里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母亲确实是老了,而且开始糊涂起来。莫非是小脑萎缩症状的提前到来,还是一时的其他原因所致?
   今天与母亲晚饭后,不到七点,母亲就嚷着睡觉。母亲大概几天没洗脚了,一是母亲很少活动,脚没必要天天洗,二是农村不像城市有通暖设施,温度有保障,家里用的是土暖气,温度不高,怕母亲着凉。我征询母亲说,“妈,好几天没洗脚了,今天把脚洗洗?”,母亲坐在炕沿上,似乎多年不见似的端详着儿子,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并且吐字不清地说,“嗯!洗,洗,真是个好儿子!”我知道,母亲从年轻就是个爱干净的人,我给母亲倒上洗脚水,帮母亲脱下厚厚的棉袜子,看着母亲没有水分,骨瘦如柴的双脚,我心想,这哪是母亲年轻时操持家务的那双健美的双脚?岁月无情,岁月像把锋利的剪刀,把母亲打磨成了这般风烛残年的模样。洗脚水是温热的,母亲的脚在水里像两瓣莲藕,黄里透着白,似乎有了生机,我暗想,母亲洗完脚会立时健步如飞。我对母亲说,“妈,感觉舒服么?”“挺舒坦,儿子!”母亲两手揣在棉袄袖子里,中国童话故事,两眼眯缝着看着儿子。给母亲洗完脚,灌上热水袋于被窝里,原先母亲还可以自己宽衣入睡,这次开始需要人辅助了。看着很快入睡的母亲,我的悬空的心,稍微有些着落。
   都说养儿防老,这是在给母亲养老么,难道是母亲真心想要得么?我多么希望母亲永远健康,做儿子的永远依偎在母亲的身边,吃母亲摊的煎饼和可口的饭香。
   也许是心里麻烦和惆怅,不到八点,我也早早上了在母亲床边的沙发床了。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孤独无助与寂寞感,打开床头灯,顺手拿起一本读物,正好看到了王景科女士的《苦涩的父亲》,文中提到母亲早年自杀,留下孤儿寡夫三人,父亲含辛茹苦拉扯两个不到几岁的女儿长大成人,父亲一生再未续娶,老了却没有享福,女儿想尽孝,父亲却撒手人寰。女儿为不能尽孝而感到深深的自责与惋惜。
   这真叫子欲孝,而亲不在啊!就像文后点评的那样,这不是单纯的怀旧,思亲,也不是给卑微的生命树碑,也不仅是一位心怀愧疚的女儿倾诉,而是一个点,是对那段社会背景的人性反思。
   我想,老人的养老,善待老人,让老人度过幸福的晚年,是不是这个时代反思的主题?
   我忽然又想到了眼前正睡着了的母亲,思绪出现波动,注意力再也没有回到书本上,我满脑子里出现了像母亲一样的不能自理的老人的形象,我似乎有一股灵感在心头,拿起手机,点击微信收藏,打开了手机笔记栏,也没多加考虑,就在笔记上敲出了题目——老人,让人牵挂的落日夕阳。
   随意写上这个题目,我却拿不准如何来行文,到底想说些什么,我只好顺着我不成逻辑的思维,回到现实中去,记录下我脑子里浮现出来的几个老人的影象,这是怎样的几个老人呢?
   都说最美不过夕阳红,那是对老年迟暮的赞美,也是对老年人晚年幸福的美好期待。然而,现实中的老人,却不尽然。
  
   二
   看到床前的母亲,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母亲前邻的王老太。今年81岁,两年前父母搬迁至此做了邻居,老人身体硬朗,好客热情,与母亲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三天两头与母亲唠嗑,给母亲带来了无尽的开心和快乐。俗话说,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一年前,王老太老伴突然脑梗去世。这也应了祸不单行的谶语,老伴去世不久,便一不留神摔瘸了腿,开始与拐形影不离,即使这样,王老太还是偶尔拄拐与母亲聊上几句,然而,入冬之后,再也没有见到王老太,据说生活已经不能自理,儿女不让出门了。儿女们都在农村,平时都要起早贪黑的出门干活,除了一日三餐两个儿子轮流做饭外,其余时间大都是王老太一人在家。蹩脚的几间农村老式黑屋子里,没有电视,只能与孤独寂寞日夜相伴。
   我看了一眼熟睡的母亲,我想,母亲比王老太还算幸运些。毕竟两个儿子轮流白黑守候在身边。
   我的发小,老家时的前后邻居平,他的父亲今年88岁,我喊他程爷。年轻时在生产队劳动时,力气大的一个顶俩,为集体为家人出尽了力,并抚育三儿一女长大成人。老伴死得早,由于年轻时主外,家里的洗衣做饭却是一窍不通。幸亏儿女孝顺,轮流照顾的周到,也算生活无忧无虑。然而,在八十出头的年纪却得了小脑萎缩,开始糊涂起来,饭却不少吃,然而,大小便失禁,儿女们都是农村在外打工,一早一晚伺候,难免有些不周,特别是程爷,白天拉尿在裤里,晚上拉尿在床上。做儿女的开始了疲于应付,有时给程爷收拾完失禁便溺,臭味熏的饭都不想吃。
   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但程爷的子女是孝顺的,然而,受罪的确却是老人,生活不能自理,如何谈得上晚年的幸福呢。
   庆幸的是,我的母亲简单的生活还能自理,但昨天晚上的第一次尿床,却让我有种不祥的预感。是痴呆的先兆,还是糊涂的开始?
   我的本家传爷,今年75岁左右。我也是刚刚听说,得了肺癌,虽说住院后出院了,是治愈了,还是怎样,我不得而知,但听说出嫁外地的三个女儿已经开始轮流照顾父母起夜了。有一个儿子负责白天。因为还有一个瘫痪在床几十年的母亲。传爷也是下了一辈子的力,生活并不富裕,本身身体又不好,把积蓄几乎都用在老伴身上。如此的生活的不堪,余生该如何过的顺心?
   我不想多说了,还有我的本家的柱爷,兆爷有过之而不及的同样境遇。
   人生的夕阳为什么总有那么多突如其来的阴云?落日的辉煌让人羡慕,夕阳的暗淡怎么不让人揪心呢?
  
   三
   古语说,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我想这应是不言而喻的事。谁家没有老人,谁家没有儿女。照顾老人都是儿女们应尽的义务,抚育子女都是父母的天职。
   现在父辈们都从日如中天的中年,步入落日的夕阳。夕阳美好的老人让晚辈欣慰,像王老太,程爷,传爷,还有母亲的夕阳晚景,该如何善待呢?如何让老人没有一个遗憾的晚年呢?
   我想这不仅是每个家庭的做儿女的需要反思的一个重大命题,也是当今社会时刻关注的话题,更是新时代党和政府正在逐步解决和完善的民生问题,那就是养老问题。
   值得欣慰的是,老家旧房改造,年后就可搬进比较高档的楼房社区,养老机构设施齐全,普通农民也可享受到集体养老的惠民待遇。像母亲,王老太,程爷,柱爷,传爷等,即可选择居家养老,也可选择入住社区连户养老了。
   我想,在新时代,有党和人民政府的关怀与扶持,城乡的养老问题正在逐步得到妥善解决。
   我记录到这里,我的悬空的心仿佛有了着落。我依靠在沙发床上,看着沉睡的母亲,望着窗外一轮皎洁的明月,我的内心的天空逐渐明亮起来。我似乎也看到了母亲梦中幸福的微笑,看到了母亲美好的老有所依的未来。
   我默默的祈祷,母亲,王老太,程爷,柱爷,传爷以及天下老人都有一个幸福的晚年。
   我关闭了床头灯,放下了一颗牵挂的心,很快便进入了梦想。
  
   2019年12月10日初稿于界首,原创首发江山文学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