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benlainj.com

【丹枫】熬(散文)

【丹枫】熬(散文)
   有句老话,多年的媳妇熬成婆。
   年轻时对这句话不在意,随着年龄、阅历的增长,慢慢地体会到了“熬”的深意。
   一提起“熬”这个字,首先让人想起了“煎熬”,宝宝胎教故事,当然,这个过程是不好受的。也许,熬就是坚持,是历练,是等待,也是成长。从小到大,从少到老,从弱到强,好多时候,都是熬出来的。
   人生不易,哪有那么多一帆风顺、万事如意,好多时候就得苦熬。过日子得熬,做学问得熬,干工作也要熬。熬过去了,就离自己的目标不远了,熬不过去就前功尽弃了。一个人,总有把苦吃尽的时候,总有改变命运的时候。厚积而薄发,想必是对熬最完美的注释了。
   单位有个领导曾在基层乡镇呆了十二年,仅在一个远离县城的山区乡镇就干了八年,他不无感慨道:“我在基层可以说是八年抗战了。”这里面不知有多少无奈和心酸。那些年,他每天奔波七八十公里上班,遇到坏天气好多天不能回家。每天一睁眼面对的形形色色的老百姓,工作更是千头万绪,还兼管信访和计划生育,整天忙得晕头转向。在乡镇生活艰苦,工作压力大,每每是身心憔悴,精疲力尽,个中滋味,如鱼饮水冷暖自知。他说,有好几次他都想放弃了,最终在家人的劝说下还是坚持了下来。如今,他终于熬出来了,如愿调到了县城工作。如果没有那些年的坚守,那些年的忍辱负重,估计他今天仍然在默默无闻,为生计而疲于奔波。
   我有个本家的哥,名就叫熬,原来他未出生时,父亲就去世了。不到一岁时,母亲也离他而去。没爹没娘的日子难过啊,亲戚遂给他起了个熬的名字。单从这名字就不难得知,熬哥的日子不好过。熬哥虽然像一个孤苦伶仃的幼苗无依无靠,历经风吹雨打,但在亲戚朋友、左邻右舍的无私照料下,仍顽强地活了下来。毕竟,天不绝人。最后,他的苦日子、穷日子总算熬过去了。当然,他那段不堪回首的岁月是外人所体会不到的。
   说起熬,不由得想起了历史上那些节妇们。据了解,洪武元年(1368)时,朱元璋曾下诏,规定凡是“孝子顺孙、义夫节妇”,经由地方官的推举,其全家都可以受到表彰,所谓“族表门间”。又专门对“节妇”一项作了详细规定:“民间寡妇,三十以前,亡夫守制,五十以后,不改节者,族表门间,除免本家差役。”本地县志上记载,明朝时本地有的节妇动辄守寡几十年,最多的节妇竟守寡七十年,让人不免瞠目结舌,真不知道她们几十年的茕茕孑立、形影相吊的日子是怎样熬的?一个身单力薄的女子既侍奉双亲,又抚养孩子,生活的艰辛可想而知。好在,这早已成为了历史。
   不经一番寒彻骨,哪得梅花扑鼻香。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可以说,人生中的每段煎熬都是考验、锤炼,这段时间也是黎明前的黑暗,惟有坚定信念,耐得住寂寞,咬着牙坚持,不怨天尤人,等待寒冬过后,必将迎来明媚的春天。
  
   2019.8.12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